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方 华 | 大湖鱼缘
2020年09月14日09:37
很小的时候看过的一出戏剧,剧目已想不起来,但剧情还记得。大意是:一位进京赶考的书生,路途,在一位渔夫的手里救下一条向他流露出哀求眼神的红鲤鱼。这条红鲤鱼为了报答书生的相知相救之恩,在书生路遇盗贼,身无分文,又忧患成疾,困足破庙的窘境下,化身小姐相见,为书生寻医问药,并赠以明珠,资助书生终得功名,成就一段良缘佳话。

很小的时候看过的一出戏剧,剧目已想不起来,但剧情还记得。大意是:一位进京赶考的书生,路途,在一位渔夫的手里救下一条向他流露出哀求眼神的红鲤鱼。这条红鲤鱼为了报答书生的相知相救之恩,在书生路遇盗贼,身无分文,又忧患成疾,困足破庙的窘境下,化身小姐相见,为书生寻医问药,并赠以明珠,资助书生终得功名,成就一段良缘佳话。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这类相似的故事与传说很多,透视了古人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及对美好新生活的向往。即便是在国外,同类型的故事也比比皆是,比如安徒生、格林童话里《渔夫和金鱼的故事》等许多篇目。

当然,当我在大湖的一片碧波里游泳时,是不会想到这些故事与传说的。

我带着一只游泳圈,游得累了,便爬在圈上看湖光山影。西斜的阳光洒在水面上,微风过处,漾起一波波金浪。贴近水面看,似有袅袅的水汽升腾。一位渔民划着小舟,悠闲地收着下在水中的渔网,收上来的网上偶见几条小鱼蹦跳着夏日的快乐。

日暮的大湖,给我的心中传递着一种美丽、安详、与神秘。

看着渔民驾舟离去,我也游向岸边。就在接近岸边时,水面忽地泛起很大的浪花,一道白光在水中一闪,溅起的水珠直扑我面。大鱼!就在我还未叫出声时,这条鱼竟从水里跃起,落在了我面前的滩地上。

未经任何犹豫,我就扑了上去。鱼在岸边众人的惊呼声中,在我的身下挣扎、扑打,其巨大的力量,让我一时无法掌控。终于,我扣住了鱼鳃,将它拎了起来。在一片惊叫声中,我终于看清了手中的这条鱼,原来是一条足有三尺多长的白鱼,这么大的白鱼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立即就有人上来讨求:“开个价,卖给我。”

这时,我发现,我的身上,除了泥沙,还粘满了一粒粒的鱼籽。再一看手中的鱼,鼓胀胀的肚子下面,鱼籽正不断地向外涌出。我的心里忽地一软,似乎?不,我当时是肯定地看到了那条鱼从眼中向我流露出的哀求。

“不”!在我向求购者说出这个字的同时,手一用劲,“扑通”一声,大白鱼回到了水中。

鱼似乎还未回过神来,浮在水面上。

讨购者要下水,我立即拦在他的面前:“我不许你逮这条鱼!”在拉扯时,我看见那条鱼在水里摆了摆头,打起一个水花,往水里一沉。

“没见过你这么个孬子。”讨购者抱怨。

我随口安慰:“要是再逮到一条就送给你。”

在一片叹息声中洗了洗身上的泥沙、鱼籽。一转身,“啪嗒”一声,一件物体从水中跃起,落在我的脚边。

又是一条白鱼,一尺多长。我有点目瞪口呆了。

“嗨,你刚说了要送我的。”那位讨购者急急地跑了过来。我愣愣地将鱼递给他时,心中忽生无限感慨与感动。

是偶然?还是为了一份我随口而出的承诺?我忽然坚信,天地万物,冥冥之中都是有一定的感应的。这时,我想起了小时看过的那出戏剧,那条红鲤鱼,那位书生。

再放眼大湖,青山绿水,白鹭红日,大自然,如此和谐,天地间,如此祥和。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