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王彬彬的文学评论
2021年03月01日11:23
1962年11月生,安徽省望江县人。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兼职任中国作家协会理论批评委员会委员,中国鲁迅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长,江苏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鲁迅研究会副会长.出版著作有《在功利与唯美之间》《为批评正名》《城墙下的夜游者》《一嘘三叹论文学》《文坛三户》《风高放火与振翅洒水》《并未远去的背影》《鲁迅内外》《鲁迅晚年情怀》《应知天命集》《新文学作家的修辞艺术》《顾左右而言史》《八论高晓声》等二十多种,获得多奖励。

杨光祖

艺术家简介

王彬彬

1962年11月生,安徽省望江县人。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兼职任中国作家协会理论批评委员会委员,中国鲁迅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中国现代文学学会会长,江苏省文艺批评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鲁迅研究会副会长.出版著作有《在功利与唯美之间》《为批评正名》《城墙下的夜游者》《一嘘三叹论文学》《文坛三户》《风高放火与振翅洒水》《并未远去的背影》《鲁迅内外》《鲁迅晚年情怀》《应知天命集》《新文学作家的修辞艺术》《顾左右而言史》《八论高晓声》等二十多种,获得多奖励。

文学是人学,它后面藏的是深厚的文化。因此,对文学的批评就不仅是一项技术活,其实,它考验的更是一个批评家的综合素质,尤其他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有他对人性的理解。一个内心陈腐的人,和一个深具现代意识,心灵清明的人,面对同一部作品会有截然相反的感觉和结论。

在《鲁迅内外》自序里,王彬彬详细叙述了自己的思想演变历程,如何吐尽狼奶,进入清明、理性的境界的。这个过程,简略但清楚地呈现了一位优秀评论家是如何诞生的。经过这一番淘洗,王彬彬不仅具有了深厚的学养,而且更重要的是具有了清明的理性,这就让他的文学批评(当然,也包括历史随笔等)有了不同俗人的境界,与那些常识不足、思维混乱、思想腐旧之流,截然划开了界限。王彬彬行文犀利,有时言辞过于尖刻,但心底善良,知错则改,他在自序里对王德威、严家炎的致歉,让人动容。我想,心地坦白,一片天真,也是王彬彬的文字那么打动人心,而且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的最大原因吧。

王彬彬早年的成名作《过于聪明的中国作家》,就显示了他过人的胆识,还有清澈的思想。《我们这个时代的思想表达——十年随笔挹滴(2001-2010)》,梳理十年发表的有代表性的随笔,颇见作者的思想底色。这样的文章,如今的高校教授大都不写了,或者说没有能力写的了。高校的量化管理,C刊论文的要求,科研项目的考核,不断地在生产大批的伪学术,“学术在项目化,而项目,却又往往是非学术化的。”此文王彬彬选取的一些随笔作家,都不是文坛中人,在有些人看来就不是作家,但其实却是真正的随笔作家,如徐贲、林达、刘瑜、孙立平、秦晖、王学泰、雷颐、杨天石等,尤其对林达的表述,是很到位的,“通过对具体故事的讲述来说明那种具有普世意义的道理,是林达随笔写作的基本方式。”“完全可以说,林达的文章,大有益于中国人生活得更健康更合理。”

王彬彬说:“一个合格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者,首先应该是一个合格的中国现代历史研究者。”这句话,可看作他的夫子自道。他的现代文学研究为什么那么突出?就是因为他首先“是一个合格的中国现代历史研究者”。我们读他的文章,非常吃惊于他对中国近现代史的谙熟。他那篇批评刘禾、蔡翔等人的文章,就集中展现了他的这方面才力。

王彬彬曾撰有一文《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与中国现代历史研究的互动》,从此文可以看清楚王彬彬的文学研究之路,也就理解了他后来转向历史研究和历史散文书写的内在原因了。此文主要以陈寅恪的诗文互证入手,然后提出:“中国现代文学与中国现代历史的关系,在总体上,远较唐代文学与唐代历史的关系更为紧密。在中国现代,有许多事件和人物,既是历史性的,又是文学性的。”正因为有这种明确的历史意识,和丰厚的现代历史常识和深入的研究,王彬彬的现代、当代文学研究就有了迥异于一般人的视野和特色,也更有一种穿透力。他从不把自己罩在理论框架下,生搬硬套一些西方文学理论,甚至我们在他的文章里都很少看到西方文学理论的使用,他多用的是中国传统的文史研究方法,如诗文互证。当然,前面已经谈论过了,他对西方自由主义,包括西方文学理论,如新批评等,都有精深研究,但都是化于文字之中,而从不粘贴出来,炫人眼目。《风高放火与振翅洒水》《往事何堪哀》《并未远去的背影》《大道与歧途》《顾左右而言史》等收录了他的历史随笔,包括历史论文,其中不乏产生影响的名篇,很多是《钟山》的专栏文字。我觉得也可以看作他的文学评论,很多谈史,也是谈文,但由于篇幅有限,容以后有机会再专门讨论。

语言分析确实是王彬彬文学评论的重要特色,不得不谈。这一点,应该说是受到了俄国形式主义文论,还有新批评的影响。我感觉,他的语文水平还真是过硬,他对字词、语法、修辞等的功力,当代文坛能及者不多也。他认为:“一个从事写作的人,无论从事的是何种形式的写作,都应该终身就有一种语文意识,应该不懈地追求把话写得文理通顺把意思表达得明白准确。”王彬彬的《〈野草〉修辞艺术细说》,是一篇很有质量的关于语言分析的评论。因为分析的对象是鲁迅先生的名作《野草》,是绝对经得起文本细读,经得起语言细读的。文章第二部分对鲁迅文中虚词的分析,很有眼光,读之让人收获良多。王彬彬的语言细读功夫在这里展现无余,真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后面他对鲁迅《野草》的“矛盾修辞”如“徬徨于无地”“无词的言语”等,还有单音词与三音词,做了详细分析,都很有见地。

纳博科夫说:“我从不想否认艺术的道德影响力量,它当然是每一部真正艺术品的固有特性。”但作为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不管多么深刻的思想、伟大的道德,都必须被艺术地表达出来。这就需要语言。也就是说,一部文学作品之所以成为文学作品,语言应该是最根本的因素。王彬彬对小说语言的关注,是让我们佩服的。通过对这些作品的语言的分析,他论述着它们的艺术高度。

书画;汇报
春华秋实——2020江苏省书画院年度写生创作汇报展在省现代美术馆开幕。
画展;油画
本次展览以“百年梦圆”为主题,旨在倡导美术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使命担当。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