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刘迦: 坚守一个舞蹈演员的梦
2020年11月09日10:21
刘迦家里没有人从事艺术行业,只是家人抱着让孩子锻炼身体和培养乐感的心态,乘着一股学习拉丁舞的风潮将他送进了少儿舞蹈培训班。

艺术家简介

刘 迦

江苏南京人,国家三级演员。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曾就职于南京军区政治部文工团,现任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教师,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

舞蹈《孔雀》获第五届韩国首尔国际舞蹈大赛表演金奖;舞蹈《一条红领巾》获第六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最佳编导奖;舞蹈《一条红领巾》获第七届全国荷花杯舞蹈比赛编导银奖(金奖空缺);舞蹈《孔雀》获第五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表演铜奖;第九届全军文艺会演舞蹈类个人表演银奖;舞蹈《同龄人》获第二届全军舞蹈比赛三等奖;舞蹈《突击突击》获第十届全军文艺会演编导三等奖;舞剧《诺玛阿美》获第十五届文华奖终评入围作品;舞剧《刘三姐》获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终评入围作品。舞蹈《父辈》获第八届荷花杯舞蹈大赛作品金奖;舞蹈《父辈》获第九届全军文艺汇演作品金奖;舞蹈《决胜千里》获第八届荷花杯舞蹈大赛作品金奖;舞蹈《决胜千里》获第七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作品金奖;舞蹈《士兵》获第五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表演银奖;舞蹈《士兵》获第五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十佳作品奖;舞蹈《超越》获第二届全军舞蹈比赛表演二等奖;舞剧《牡丹亭》获第七届荷花杯舞剧比赛金奖。

主演《诺玛阿美》《蝴蝶妈妈》《长风啸》《刘三姐》《节气江南》《阔步新时代》《未知》《00:00》等舞剧。2019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担任舞蹈《百事报喜贺新春》领舞;2019年湖南卫视《舞蹈风暴》全国十强选手全能舞者;参加演出过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开幕式;2020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心连心”艺术团赴公安机关新春慰问演出;2020年湖南卫视春晚联欢晚会;2020年江西卫视春节联欢晚会。

舞蹈《一条红领巾》

舞剧《蝴蝶妈妈》

舞蹈风暴《Layers》

舞剧《长风啸》

春晚领舞《百狮报喜贺新春》

舞蹈《孔雀》

舞剧《诺玛阿美》

舞剧《刘三姐》

一、拉丁风潮下的少年

刘迦家里没有人从事艺术行业,只是家人抱着让孩子锻炼身体和培养乐感的心态,乘着一股学习拉丁舞的风潮将他送进了少儿舞蹈培训班。

不同于别的小男孩接触舞蹈时难为情的抵触情绪,每周两次拉丁舞课是刘迦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期待每个周末的来临,可以和小伙伴们一起跳舞一起学习。不同于中国舞需要撕耗等“极刑”基本功训练,拉丁舞“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学着大人绅士的模样,风度翩翩邀舞牵起舞伴的手,通过肢体推拉的互相感应,两人踏在同一个节奏中完成舞蹈,双人舞的趣味形式将刘迦的舞蹈兴趣大大激发并且维系得非常持久。

二、五试验英雄

12岁那年,母亲带着刘迦上北京,命运让军艺与刘迦结下了不解之缘。回忆起考取军艺的过程,就像是一场梦,五试验英雄,在上千同龄人中厮杀突围。台下低调沉默、台上光芒四射的刘迦相对于同龄人来说更为大胆表现自己,使得极具江苏南京地方特色的剧目《秦淮娃娃灯》在土生土长的南京孩子刘迦演绎下,更多了一份地道的气质和灵动。

如今的百变舞者刘迦,身体毫无特定舞种痕迹的潜质似乎在那时候就显现出来,军艺的选拔标准十分相符,考委更希望从孩子身上没有看到太多舞种的痕迹,选拔上等的白纸,天然去雕饰的璞玉,经过专业老师的悉心调教和塑造,成为舞蹈领域的高精尖舞者。若学生身上有很多的印记或是难以改变的坏习惯,会让老师难以对学生进行改变和提升。

三、少年愁滋味

璞玉潜质与强烈表演欲望的加持,让刘迦敲开了走进军艺的大门。然而步入军艺之前却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并且个中原因一直伴随着他随后五年中专时光的忧愁。

收到军艺的录取通知书时,得知自己是自费生,他犹豫了……六年级开学之际,刘迦接到军艺询问报到的来电,老师的劝说让刘迦突然间想通了,连夜就收拾行李在母亲的陪伴下踏上了去往北京的火车。12岁那年的T66次绿皮火车,第一次载动了刘迦内心那股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关于乡愁,关于未知的独立生活。

初来乍到的刘迦,因学习舞蹈前期中国舞基本功训练的缺失比别人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两个舞种的过渡,家常便饭的高强度基本功训练和严格的军事化全封闭管理对于一个刚离开父母羽翼的12岁孩子来说,内心的抵触和身体的抵抗在所难免,但他无路可退,唯有咬牙坚持。深知自己比别人起步时间晚,怀揣着一颗不甘和暗自争气的心,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专业上,同学还没起床,他已经在练早功了;别人在休息的时候,他的腿还在控着;别人踢十腿,他踢十一腿,不敢懈怠,更不敢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进步、提升自己的机会,小小少年就这么一直倔强地坚持着。

中专三年级的时候,前线文工团团长前来观看军艺为前线代培的学生期末考试汇报表演,过后惊喜地对班上的自费生所取得的成绩表示了肯定。就在那场考试后的假期,团长希望刘迦可以来考前线文工团,有机会和其他公费生享受同样的待遇。毕业前,刘迦以一支《孔雀》在韩国首尔国际舞蹈大赛上捧回了人生中第一个金奖,让他最终名正言顺光荣地成为了一个正式的军人。

四、十一年磨一剑

文工团的经历让刘迦对舞蹈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和认知。在军艺时,他对舞蹈的认识仅限于舞蹈是学习内容,而进入文工团之后从学生到部队舞蹈演员的身份转变,让他更多地感受到身上所担负的责任,舞蹈不仅仅是一种艺术形式,它加上部队的经历之后就变得意义非凡了,以舞蹈这种艺术形式为部队服务,为前线的战士们送去精神的慰藉,传达军人的精神旨意。

谢欣身体剧场的现代舞作品《层次》,是刘迦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和跳现代舞,以色列编导的理念给他带来了不少触动和启发。正是这一次现代舞作品的参演,打开了刘迦的眼界,更是刷新了他在舞蹈领域的另一片认知新世界——原来舞蹈还可以这样跳,身体还可以这样动。舞蹈不再是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练习,而是进化到褪却原有纯熟技术之后创造的更多可能性。

五、舞剧淬炼渐成器

二十四岁触电舞剧,第一次接触舞剧就遇上王舸和许锐导演的《诺玛阿美》,刘迦虽然曾有作品参赛的经历,但在《诺玛阿美》的创排过程中才发觉舞蹈演员和舞剧演员表达的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首次在舞剧中挑大梁演主角的刘迦一开始是恐惧尝试的,不敢放下原有的一切释放天性完全投入到角色中去,一度因为在塑造舞剧人物上的迷茫陷入困境。导演鼓励刘迦大胆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诠释这个角色,用自己的理解来处理这个角色的动作。刘迦茅塞顿开,第二天的排练中放下了一切杂念,根据当时的直觉和导演给的信息,大胆去尝试表演,导演立马惊喜地发现了刘迦的变化:他正在主动地向这个人物的形象靠近,性格、状态、动作完成都与剧中的人物形象开始贴近了。

正是有了在舞剧中挑大梁的经历,刘迦在反观小作品时更能体会到其对编导和演员的考验,而不是认为时间短、体量小就显得轻薄。小作品要求在几分钟之内表达清楚一件事情,让观众相信演员就是这个作品当中的人物,甚至产生强烈的代入感感染观众,实属不易。

六、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刘迦这个年龄段的舞蹈人大多都在院团里活跃,他却选择从部队跳进了学校谋一稳定的教职,刘迦表示原因很简单——只为延长在舞蹈领域的艺术寿命。

“舞蹈演员在舞台上保持巅峰状态的时间非常有限,从部队转业进入高校也是为今后的打算和考虑,即使日后达不到现在这样的最佳身体状态,还可以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延续以及实现我在舞台上的梦想。学生就是老师打造出来的最好的作品,他们会代我在舞台上继续实现我舞蹈的追求。”

谈到舞蹈演员到教师生活的转换,刘迦有新体验和新感受。以前当舞蹈演员的时候,无论是自己练功、大课、演出或是参加比赛,只需要按照导演的要求掌控好自己的舞蹈部分就可以。但成为教师之后,身上育人、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感会更多一些,需要将自己对舞蹈和舞台的理解和积累的经验转化为学生较为容易接受的一种方式,需要去锤炼自身的语言组织能力将身体上习得的经验予以表达,能跳会说可纠错。

七、谨慎坚守下的风暴破圈

刘迦在部队的时候,鉴于身份的特殊无法参与舞蹈综艺节目,离开部队后,他拒绝了很多综艺的邀约最后却来到了《舞蹈风暴》。《舞蹈风暴》找上他的时候他有过犹豫,但刘迦最主要考虑的是这档节目会不会被制作得非常娱乐化,是否将舞蹈这个专业真实得展露在观众面前。

在听《舞蹈风暴》的主创团队介绍节目的概念、理念和意义以及国外版本的片段,加上好友侯腾飞的推荐后,刘迦才稍稍放下顾虑,感到这档节目是真的尊重舞者以及舞蹈这件事情的,也是真的通过媒介的方式在这个平台更好地向各层次的舞蹈爱好者传播舞蹈文化、普及舞蹈知识,让大众了解到舞者在作品背后的点点滴滴。

《舞蹈风暴》让刘迦在教师身份下仍可坚守一个舞蹈演员的梦,依然留恋演员的身份,留恋舞台,他认为离开舞台太久就会失去对当下舞蹈的真切感受,所以他不放弃每一次可以上台的机会,并且更希望以一个仍然活跃在舞台一线的身份和真实感受,转化为知识和经验传授给学生。

八、结语

一粒沙到一颗珍珠的转变,需要在蚌壳里经过多少个日夜的滋养?一位舞蹈学生到成熟舞者再到艺术家的转变,身心需要经过多少次残酷的磨练?每颗珍珠都在蚌壳里养精蓄锐等待开蚌之日的惊艳闪耀,而刘迦也在多年的默默蛰伏和等待中迎来了事业的新曙光。他正以身作则向外界输送正面的偶像力量,刷新公众对偶像的定义和认知——坚韧、谦逊、专注。初心未改,归来仍是少年。

(文章有删减)

画展;油画
本次展览以“百年梦圆”为主题,旨在倡导美术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使命担当。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