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陶泽如:现代艺术 大众艺术
2020-01-16 16:04:00
陶泽如,1953年12月生,南京艺术学院影视学院教授、著名电影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电影家协会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表演协会常务理事。先后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政府华表奖、中国电影金鸡奖、百花奖、中国电视飞天奖、金鹰奖、上海国际电视节“金爵奖”、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等。2005年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优秀电影艺术家”荣誉称号,2013年获江苏省“紫金文化奖章”。

  艺术家档案

  

  省文联主席、党组书记章剑华与省文联副主席、省影协主席陶泽如就电影《百鸟朝凤》等进行深入对话。

  陶泽如

  1953年12月生,南京艺术学院影视学院教授、著名电影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电影家协会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理事,中国电影表演协会常务理事。先后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政府华表奖、中国电影金鸡奖、百花奖、中国电视飞天奖、金鹰奖、上海国际电视节“金爵奖”、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等。2005年获“国家有突出贡献优秀电影艺术家”荣誉称号,2013年获江苏省“紫金文化奖章”。

  参加主演的电影有《建国大业》《建党伟业》《辛亥革命》《一个和八个》《晚钟》《寡妇村》《生活秀》《我的九月》《最后一个冬日》《大磨坊》《大鸿米店》《烈火恩怨》《南京大屠杀》等。参加主演的电视剧有《天网》《深圳人》《步上云霄》《武训》《突围》《阿Q的故事》《黑洞》《黑血》《红粉》《顽固辩护》《鸡毛飞上天》等。电影《欢乐英雄》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红色恋人》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奖”提名;《生存之民工》获中国大学生电影节学院奖“最佳男演员奖”;电视剧《天网》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男主角奖”。近几年参拍了《哺乳期的女人》《百团大战》《百鸟朝凤》等影响很大的重量级影片。

  

  陶泽如在《哺乳期的女人》中饰演旺爷。

  

  陶泽如在《百团大战》中饰演彭德怀。

  

  陶泽如在《川军团血战到底》中饰演孙和。

  

  陶泽如在《晚钟》中饰演排长。

  

  陶泽如在《百鸟朝凤》中饰演焦三爷。

  5月31日,电影《白鸟朝凤》研讨会在江苏省文联召开,江苏省文联主席、党组书记章剑华与省文联副主席、省电影家协会主席、《百鸟朝凤》男主角陶泽如深入对话,就江苏电影奖、电影《百鸟朝凤》、江苏电影的发展等具体问题进行了交流。

  江苏电影奖的设立是一个好的开头

  章剑华:

  前段时间,首届江苏电影奖在江苏艺术剧场揭晓,这是江苏电影界的一件大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与颁奖典礼同时,在省现代美术馆还举办了“中国电影在海外”电影海报展暨老电影设备展。展厅里面设置了露天电影区,让我勾起了从前坐长板凳看露天电影的美好回忆,这个设计非常有趣,来参观的人也不少,一堆关于江苏电影的老海报、老照片、老物件、老电影放映机等吸引了不少人的兴趣。首届江苏电影奖的评选,对江苏电影的发展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您作为评委参与了评选的全过程,您对这个评奖有什么总体印象?

  陶泽如:

  这个评奖在江苏历史上是第一次。总体来讲,虽然今年属于江苏电影的一个小年,但在评奖过程中仍然产生了一些优秀的有水准的电影,能够代表江苏电影人的水平。

  章剑华:

  虽然是首届评奖的尝试,但今年开始设立这个奖项之后,就是一个好的开头。“江苏电影奖”对江苏电影的发展既是引导,也是推动,希望我们能一届一届踏踏实实地把评选做好,选出更多更好的江苏电影。

  电影要适合老百姓的口味

  章剑华:

  近些年,我看过您拍的不少优秀作品,比如《百团大战》《百鸟朝凤》。《百团大战》表达的是抗战时期的革命英雄主义,最近热映的《百鸟朝凤》讲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工匠精神。现在中央大力提倡工匠精神,强调文化传统、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百鸟朝凤》中传递出的传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理念与价值观,对我们艺术领域创作的传承发展很有启发。

  陶泽如:

  这两部电影其实都属于大题材,虽然故事内容不一样,一个是久经沙场的指挥官,一个是底层的工匠,但其中表达的中国精神内核都是一样的,表达的都是中国人的锲而不舍、顽强和坚守。40年代的华北战场地位非常重要,中国工农红军团结一致,对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大规模攻击,百团大战振奋了全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对战局的影响意义深远。《百鸟朝凤》在影院上映后,受到了不同年龄、不同层次观众的普遍关注,这对文艺电影本身也将起到较好的推进作用。

  章剑华:

  我们过去把《百团大战》归类在故事片、战争片一类,像《百鸟朝凤》这样的电影,归类在什么类型比较合适呢?

  陶泽如:

  《百鸟朝凤》既可以说是故事片、剧情长片,也可以说是文艺片。《百鸟朝凤》这部电影,没有靠镜头、快速的推进等现代商业片的元素技术来达到感官的刺激,而是依靠沉稳质朴的叙述。有个词叫“深入浅出”,放在这里形容电影很合适,不论是七八岁的小孩,还是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能接受这部电影。

  章剑华:

  这个电影之所以能有这么大的受众面,一方面是因为电影题材,传统文化和民间工艺的题材能广泛引起大家的关注和共鸣;另一方面是因为电影的叙述、表现方式,娓娓道来,深入浅出,能被各个年龄段的观众接受。从这点上来说,这部电影是很成功的。

  生活的积累在于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

  章剑华:

  您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拍了很多优秀的电影作品,塑造了很多经典的电影人物形象,有主角也有配角,有正面人物也有反面人物。这些电影人物的性格总体给我一种印象,就是大多深沉内敛、有沧桑感,同时充满力量。回顾这些年的电影之路,您作为演员在艺术上的追求是什么?您最满意印象最深的角色是什么呢?

  陶泽如:

  从1983年我作为主演拍了第一部电影起,到今年已经33个年头了,参演过二三十部电影,也塑造过几十个林林总总的人物。早期的时候,我总想着要突破自己,创作完全不一样的角色,随着经历和年纪的增长,整个剧本的完善与否、艺术性的强度成了我挑选角色时更重要的标准。早期的作品如《一个和八个》《晚钟》,塑造的人物常常带有群像性。后面的《大鸿米店》《哺乳期的女人》等是由著名的文学作品改编而成,人物性格更加立体复杂,如《大鸿米店》中的“五龙”一角,最初是逃荒的穷苦农民,后面成了当地的一霸,人性发生了重大的转变。还有《百团大战》中的彭德怀一角,拍《百团大战》的时候,最初导演对我的外形能否胜任彭大将军的角色还有一些担忧,但见面之后感觉非常满意,我用表演证明了自己。这些人物对我来说都是比较有分量有挑战性的角色。

  章剑华:

  选角的时候,外形的相似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内在的气质气度。在塑造人物形象方面,演员的生活阅历非常重要,艺术创作中的经验来自深入生活的积累,以及自身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在进行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演员是怎么深入生活?

  陶泽如:

  这个问题非常好。对我自己而言,间接的经验是看书看电影,比如阅读一些文学作品、观看国内外的电影。直接的经验,比如在农村多年的生活使我增加对人情世故的了解。就拿这次《百鸟朝凤》来说,不仅需要演员下到农村生活,体验挑扁担、割麦子等农活,还要演员学习吹唢呐。我是南艺毕业的,之前虽然摸过各种乐器,但唢呐还是吹不响,指法也不会。为了更快融入角色、使表演真实到位,我们深入农村生活,熟悉灶房地头的环境,每天练习唢呐的吹法指法,为艺术创作积累更多的素材和经验。

  

  陶泽如生活照

  重振江苏电影

  章剑华:

  现在电影院上映的欧美电影比较多,我也看了一些,不少美国大片给了我不小的震撼。这些大片具有广阔的市场,在全世界收获了很高的票房。反观中国电影,与欧美电影存在一定的差距,甚至一些电影中充斥着三俗趣味、胡编乱造的内容。

  陶泽如:

  在制作、叙述、想象力方面,中国电影的确和西方电影存在差距。这有多方面的原因,比如经费投入、演员选择、制片方。现在有不少中国电影在学习好莱坞的优势,这是值得肯定的,但这种学习应当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停留在表层,在学习借鉴的道路上,我们还有较长的路要探索。

  章剑华:

  电影是现代艺术的代表,当前院线发展迅速,电影的影响力也逐渐扩大,人们重新回到电影院欣赏电影艺术。江苏人口众多、经济发达,具有天然的市场优势,但我们的创作生产还跟不上消费市场的发展速度。您认为江苏电影的发展需要在哪些方面加强重视?

  陶泽如:

  江苏电影的人才外流现象严重,一些优秀的导演、演员等人才都流向了北京上海等地。虽然江苏的作家实力雄厚,但专门从事剧本创作的编剧人才还是相对较少,缺少现成的剧本,一些优秀文学作品的版权被外省买走的情况也不少。高校的专业设置针对性不够,缺少专业从事电影摄影的人才。

  章剑华:

  您的这些建议很有见地,很有价值,我们应当从多方面着手加强江苏电影人才队伍的建设。您是江苏省电影家协会的主席,也是一名优秀的演员,繁荣发展江苏电影艺术,您责无旁贷。

  陶泽如:

  江苏电影的发展繁荣是所有江苏电影人的责任使命,我们不能只跟着市场走,要精心打磨属于时代的江苏电影精品,力争每年推出一些有水准的作品,每几年推出一部优秀的经典作品,为江苏电影走向全国不懈努力。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美术;书法
“百舸争流”——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美术书法民间工艺作品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