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江苏省委书记向“文艺苏军”发出动员令
2020年12月29日22:18
站在新的起点上,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重要讲话指示精神和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精神,坚定文化自信、增强文化自觉,让文艺更好地扛起反映时代的使命,以更多精品力作抒写时代、立言中国。

寒潮来袭,江南江北,雨雪霏霏,今天的江苏大剧院里却是暖意融融。江苏省文联十代会、省作协九代会在这里召开,来自全省各地的文艺界代表欢聚一堂。

暖意来自于对江苏文化艺术丰硕成果的集中检阅,更来自于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充满激情的讲话,娓娓道来,提气鼓劲,振奋人心。在全省“争当表率、争做示范、走在前列”的新征程中,文艺如何担当使命、走在前列?娄勤俭向“文艺苏军”提出了这个时代命题,并且深入浅出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思考。

五年一届的省文代会、作代会,是江苏文艺界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盛会,是全省文艺人翘首以盼的喜事盛事。“嘹望君”注意到,今年的大会,其背景和意义更显特殊。

特殊在哪儿?娄勤俭用一连串的“极不平凡”总结即将过去的今年——

极不平凡的是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我们奋力打赢了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防汛抗旱三场硬仗;

极不平凡的是面对巨大下行压力,我们推动决胜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决定性成就,地区生产总值历史性地跨上10万亿元台阶;

极不平凡的是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开启之际,习近平总书记亲临江苏视察,充分肯定江苏工作和发展,要求我们着力在改革创新、推动高质量发展上争当表率,在服务全国构建新发展格局上争做示范,在率先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上走在前列。

就在上周,江苏省委召开十三届九次全会,对贯彻落实总书记视察江苏重要讲话指示精神进行全面部署,对推动“十四五”乃至更长时期发展作出整体安排。会议明确提出要更大力度推进文化强省建设,当好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的探路者、先行军。

在此背景召开的省文代会、作代会,其目标任务很清晰,那就是——

站在新的起点上,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重要讲话指示精神和关于文艺工作的重要论述精神,坚定文化自信、增强文化自觉,让文艺更好地扛起反映时代的使命,以更多精品力作抒写时代、立言中国。

01

有高原也有高峰,江苏文艺界为我国社会主义文化事业作出突出贡献

众所周知,江苏是个文化大省,文脉深厚、文化氛围浓厚。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苏时,就盛赞江苏“人杰地灵、钟灵毓秀”“自古文化底蕴深厚”。这次视察中,又充分肯定江苏的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应该说,江苏在中国文化版图中始终占据重要地位,文学、戏剧、电影、电视、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摄影、曲艺、民间文艺、杂技、文艺评论等各个门类,百花齐放、各领风骚,很多方面都代表了国家水平。

近年来,省委认真贯彻中央关于文艺工作的部署要求,始终把文艺工作摆在重要位置,在打造文艺精品、培养文艺人才、塑造文化品牌、繁荣文化演艺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江苏的文艺事业发展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何谓“有高原也有高峰”?在娄勤俭看来,江苏文艺能有今天的地位,一靠名家大师,二靠精品力作,三靠历史积淀。

一是灿若星辰的名家大师。

在江苏文艺的天空中,有一大批名家大师,不仅是深厚传统的继承者,也是开风气之先的先行者,闪烁着夺目的光彩。娄勤俭列出众多名家大师:

以赵本夫、范小青、苏童、叶兆言、周梅森、毕飞宇等为代表的作家群,投身时代、观照现实,在不断探索中形成了气质不凡的江苏文学。

昆剧名家张继青、石小梅、王芳、柯军,京剧名家沈小梅、李亦洁,扬剧名家李政成、淮剧名家陈澄、锡剧名家倪同芳、周东亮,扬州评话艺术家王丽堂,苏州评弹艺术家杨乃珍、盛小云等,传承经典、创新发展,共同成就了江苏戏曲、曲艺的好戏连台、精彩不断。

以宋玉麟、赵绪成、常进、喻继高、薛亮、周京新、高云等为代表的江苏画家,大力弘扬新金陵画派“笔墨当随时代”的精神,推动了国画艺术不断向前发展。

以尉天池、言恭达、孙晓云、徐利明等为代表的书法家群体,在大家林立、群峰并峙的中国书坛占据了重要地位。

这些名家大师,每个人都是一面旗帜,影响和激励更多有志文艺的青年投身创作。“大家用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生动展现了江苏的历史之美、风物之美、人文之美、发展之美。”娄勤俭的话语中饱含着满满的赞美。

二是脍炙人口的精品力作。

江苏文艺的百花园中,呈现出姹紫嫣红的勃勃生机,涌现出一大批接地气、传得开、留得下的精品力作。其中,许多作品摘得文艺大奖。对此,娄勤俭如数家珍:

大家熟悉的《推拿》《黄雀记》《北上》,连续斩获三届茅盾文学奖。

在鲁迅文学奖、戏剧梅花奖、音乐金钟奖、舞蹈荷花奖、曲艺牡丹奖、书法兰亭奖、杂技金菊奖等重大奖项中,我省获奖总量位居全国前列,完全可以用书法上的“八面出锋”来形容。不仅是众多奖杯,我们的文艺作品也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口碑,话剧《朝天宫下》艺术再现了江苏人民誓死捍卫文物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受到观众广泛好评。

说到这里,娄勤俭讲起一个故事。

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到南通乡下演出时,一位93岁的老人拉着艺术家的手说“我一辈子在乡下,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好戏”。对于江苏文艺精品非同凡响的影响力,娄勤俭充满自信——

不仅是在国内有影响,许多文艺作品走出了国门,像昆剧《牡丹亭》、新编昆曲《西楼记》《浮生六记》、歌剧《拉贝日记》《运之河》《鉴真东渡》等,到世界各地巡演,把东方神韵、中国精神、江苏故事带到了国际舞台,扩大了江苏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和传播力。

三是悠远深厚的历史积淀。

文艺最讲传承,历史积淀本身就是一个地方文艺的厚度,也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未来发展的高度。对于江苏文艺的“厚度”与“高度”,娄勤俭和文艺家们一起“回望”——

回望改革开放之初,小说《李顺大造屋》《陈奂生上城》,报告文学《昆山之路》,电影《被爱情遗忘的角落》《秋天里的春天》等一部部江苏文艺作品,为人民塑像、为时代放歌,汇聚了奋发向上的精神力量。

回望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国画《奔马》《江山如此多娇》、小说《海岛女民兵》、电影《柳堡的故事》、京剧《沙家浜》、音乐《茉莉花》、舞蹈《丰收歌》等作品,高擎革命精神火炬,热情歌颂新社会的光明和温暖,成为广为传诵的文艺精品。

再向前追溯到历史深处,江苏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和农耕文明的重要承载地,江南文化、江海文化、吴文化、金陵文化、淮扬文化和楚汉文化相互交融,《孙子兵法》《文心雕龙》、四大名著都与江苏渊源深厚,书写江苏的名篇佳作和书画诗词浩如烟海,文学家刘勰、李煜、范仲淹、秦观、施耐庵、吴承恩、曹雪芹,书画家顾恺之、张旭、米芾和以郑板桥为代表的“扬州八怪”等众多文艺大家俊采星驰。

“丰厚的历史文化为江苏文艺注入了独特的基因,让江苏文艺家走到哪里都带着一股‘书卷气’。”娄勤俭的深刻洞察引发与会代表们的共鸣。

“江苏始终是中国文化重要的守护传承之地,名家大师和精品力作交相辉映,历史底蕴和现实发展相得益彰,我们有充足的底气说:江苏文艺既有高原、也有高峰。”自信不能通向自满,过往的成绩只是新的起跑线。娄勤俭语重心长地提醒大家:

高原和高峰,都是相对的概念,不是说已经到了顶峰、可以自满了,而是要以更加强烈的责任担当,主动顺应时代召唤和人民期盼,努力创作出更多名篇佳作,推动新时代江苏文艺“高处再攀高”。

02

有素材也有人才,

江苏文艺家在新时代应有更大作为

好的文艺作品,都是火热实践素材和人才创作天赋相结合的结晶。但也要看到,素材和人才不会天然形成传世之作,还要有聚焦大题材的创作自觉。那么,当代江苏文艺家们有哪些值得关注的素材?娄勤俭一口气点出好几个方面:

——自古以来,赓续不绝的江苏文脉,承载着深厚的文化底蕴,镌刻着深刻的民族记忆和历史变迁,为文艺创作提供了无穷的精神滋养和无限的想象空间。

——近代以来,在追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的斗争中,很多革命英雄生活战斗在江苏,很多重大事件都与江苏密切相关,孕育了伟大的周恩来精神、雨花英烈精神、新四军铁军精神、淮海战役精神,这些最值得浓墨重彩地书写和礼赞。

——改革开放以来,江苏人勇立潮头,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生动实践。时代变化如此深刻、社会进步如此巨大,人们的精神世界如此活跃,召唤着文艺工作者去发现、去提炼、去表达。

把目光聚焦到当下,我们正处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伟大征程上各个领域都在发生着历史性变革,伟大时代中每天都在演绎着生动鲜活的故事。

说到当下江苏的好素材,娄勤俭向文艺家们重点强调“五个故事”。

比如,惊心动魄、艰苦卓绝的抗疫故事。江苏是全国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做得最好的省份之一,总书记视察中称赞江苏“为我国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率先恢复正增长作出了突出贡献”。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文艺苏军发挥了重要作用,创作的昆曲《眷江城》、报告文学《聚是一团火》、歌曲《我相信》等一大批作品,生动表现疫情中普通人的守望相助。大家刻画了抗疫的战士,本身也是抗疫战士;大家记录了抗疫的历史,本身也将被历史记录。

“如何把笔触深入表象叙事之下,着眼于人与疾病、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大命题,从生命、人性、制度、命运共同体等不同视角进行观察、解构和讲述,书写出与抗疫史诗相匹配的文艺史诗,让历史记住人类经历的危难和斗争,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制度优势和民族精神,让后人记住江苏人的奋斗和奉献。”娄勤俭的话,在现场代表中引发深深的思考。

比如,加快科技自立自强的创新故事。总书记在视察南通博物苑时,强调落后就要挨打、实业才能救国。这些年,我们正在推动科技从全面跟跑到逐步并跑以及局部领跑的跨越,努力甩开“卡脖子”的手。以钱七虎、王泽山为代表的科研工作者以及一大批富有远见卓识的企业家,书写着科技报国、实业报国的新传奇。

比如,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转型故事。总书记用“沧桑巨变”来赞叹南通五山地区环境整治的成效,狼山港区原来是全国最大的硫磺集散地,经过治理现在已经成为优美的生态岸线。这样转型发展、涅槃重生的故事还有很多,其中的舍与得、抉择与坚守,都值得我们用文艺作品去记录和抒写。

比如,走出去、融入国际循环的开放故事。总书记赋予江苏“一带一路”交汇点的重要定位,我们现在不再是单向的引进来,而是更加注重走出去,江苏的资本、人才、技术,在服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上发挥了积极作用。

比如,共同追求幸福生活的奋斗故事。总书记在南通和群众交流时,勉励大家“幸福是你们共同奋斗、亲手创造出来的”。江苏在全国率先解决年收入6000元以下的低收入问题,并且从推进“四化”同步、重构城乡关系的高度推进苏北农村住房条件集中改善,我们还助力中西部地区102个县、近400万人实现脱贫。

这些源自火热实现的好故事,都是生动的现实主义题材。娄勤俭说,一个时代的文艺成就,主要靠作品来体现;一位大师的文艺地位,要靠作品来说话。在新时代展现更大作为,关键要创作出更多无愧于这个时代的大作品,这是文艺繁荣的标志,也是文艺工作者的立身之本。

他提醒江苏文艺家,这不是说大家都去进行宏大叙事,而是要有对大题材的创作自觉,通过文艺家独特的思想洞察力、认知穿透力和艺术感悟力,去关注时代、研究时代、表达时代,从而推出代表这个时代的大作品。

记录一个时代、代表一个时代的大作品,从何而来、因何而“大”?娄勤俭道出自己的深刻理解——

大作品要反映时代生活,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时代丰盈的血肉、真实的心跳、跌宕的情感,把指标、数据上科学理性的进步,转化为对这个时代温情感性的认知;

要培育时代精神,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的价值观,用艺术之美成化育之功,让人们心中迸发出向上力量、身上展现出文明素养;

要引领时代发展,努力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指引精神前途的灯火,鼓舞江苏儿女朝气蓬勃迈向未来。

03

有个性也有规律,

艺术家须有深厚的家国、人民和艺术情怀

伟大的艺术家都有自己鲜明的创作个性,他们的风格特质赋予作品跨越时空的生命力,但所有个性的背后都遵循着一定的规律。

娄勤俭强调,凡是优秀的文艺作品,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反映时代精神的神圣使命,坚持扎根人民、扎根生活的根本方法,坚持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创作追求。能不能从内心里尊重和遵循这些规律,关键要看有没有对国家和人民的深沉热爱,对艺术理想的执着追求。他在今天的会上提到了“三种情怀”——

一是深沉的家国情怀。

古往今来,那些拥有家国情怀的文艺作品,最能打动人、感召人、激励人。文艺工作者的书斋、舞台不是世外桃源,就处在国运兴盛与衰微的斗争中、文化激荡与交锋的大潮中、精神异化与坚守的冲突中,就是我们每一位文艺工作者要守护好的阵地。

二是浓厚的人民情怀。

古今中外,一切传世佳作无一不是人民生活的真实表达、人民情感的真情吟唱、人民意愿的真切诉求。只有走出书斋,多到田间地头、工厂车间、街头巷尾走一走,多去感受群众的喜怒哀乐,感知群众的所盼所愿,才能发现生动鲜活的素材,获得源源不断的思想,书中的故事、弦上的音符、舞台上的表演,才能更贴近生活、贴近现实,更具生命力、吸引力和影响力。

文艺创作一旦对准千千万万的人民大众,时代和历史的画卷就格外地生动逼真。“无论是范小青书中的市井人物,毕飞宇笔下的水乡故事,还是赵本夫小说里的乡土世界,都是植根于生活,来自于人民。”说到这里,娄勤俭点赞已经退休多年的江苏作家周桐淦。在这次抗击疫情的战斗中,他主动请缨奔赴武汉、黄石一线采访,在现场蘸满感情写出6万多字的报告文学和纪实散文,真实记录江苏援鄂医疗队中的人和事。

三是纯粹的艺术情怀。

大凡优秀的文艺作品,必然是笃定恒心、呕心沥血铸就的;大凡优秀的作家艺术家,必然具有自我突破、创新创造、精益求精的精神。娄勤俭系统阐述这四个关键词背后的内涵。

讲“自我突破”,是因为艺术的高度是在不断突破“旧我”、成就“新我”中形成的。正所谓“不要在笔墨熟悉的题材上享受功成名就”。

讲“创新创造”,是因为这是文艺的生命力,也是江苏文艺的优秀传统。1960年以傅抱石、钱松喦为代表的一批画家二万三千里写生,是对如何用传统笔墨反映现实题材的一次创新,也标志着“新金陵画派”的形成。魏良辅对昆山腔进行大胆改革,才有了昆曲蔚为壮观的发展。青春版昆曲《牡丹亭》,保持昆曲抽象写意,利用现代剧场的表现形式,为传统戏曲注入新生机,在世界各地巡演场场爆满。

讲这些文艺界耳熟能详的故事,娄勤俭是想提醒大家:只有把创新精神贯穿文艺创作全过程,大胆探索、锐意进取,才能够保持旺盛的生命力。

讲“精益求精”,是因为“好戏都是磨出来的”,好作品都离不开精雕细琢。京剧大师梅兰芳每次上台前都要抽出时间来琢磨表演,不管登了多少次台、表演了多少次,他每次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完美。淮剧名家陈德林先生一家两代全都扑在淮剧上,两摘“梅花奖”、五夺“白玉兰奖”,凭的正是这股“戏比天大”的执着精神。

“说这些,就是希望大家不忘初心,保持对艺术本身最纯粹的追求,在创作上自我革新,在技艺上精打细磨,不断推出新的代表作,努力提升江苏文艺的原创力和影响力。”娄勤俭向江苏文艺家们提出殷切希望。

04

有责任也有义务,

各级组织要为繁荣文化艺术创造良好条件

加强和改进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推动文艺事业繁荣兴盛,我们责无旁贷、义不容辞。作为文化大省,新时代江苏文艺能够走到一个什么样的新高度,要靠广大文艺工作者来奋斗打拼,但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党委、政府的重视程度和推进力度。

娄勤俭说,这几年在不同场合,自己与在座一些作家、艺术家有过不少交谈,大家对江苏文艺的底色和地位充满自信,也就一些方向性问题作了探讨,归纳起来大体有这么几点:

☆怎样实现“文艺苏军”的青蓝相继、薪火相传?

☆怎样孕育更多具有史诗般品格、震撼心灵的时代力作?

☆怎样破解文化资源“养在深闺人未识”、文艺成果“墙内开花墙外香”的问题?

☆怎样打造显示度高、彰显中国气派的文化标识?

☆怎样更好满足人民群众的高品质精神文化需求?

这一个个“怎样”,解决得怎样?娄勤俭说,这些问题,有的已在探索推进,有的还处于破题阶段。他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带着强烈的解题意识,着眼于建设文化强省、加快治理能力现代化,把文化文艺工作放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加强政治领导和统筹指导,更大力度推动江苏文艺多出精品、多出人才。

对于文艺这种创造性的精神劳动,营造相对宽松的大环境极为重要。抓文艺工作一定要解放思想、与时俱进,勇于在体制机制上“松绑”“放活”,不能让各种条条框框把文艺家的手脚捆死了。文艺单位的考核、文艺项目的申报,不要只盯着创收,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因为文艺价值的度量衡从来不是经济效益。

“文艺界是思想活跃的地方,我们要对文艺家给予充分的尊重和关心,多开方便之门、多做顺风吹火,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干预。”娄勤俭特别强调说,守护好文艺生态的“山清水秀”也是党委政府的分内之责,最要防止把文艺创作生产完全交由市场调节的倾向,警惕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现象。要努力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相统一,当两个效益、两种价值发生矛盾时,经济效益要服从社会效益,市场价值要服从社会价值。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

文艺是讲求悟性的,文艺家或许不能量产,但加强文艺人才的梯队建设大有可为。娄勤俭举例说,上世纪80年代以来,南大作家班走出赵本夫、朱苏进、储福金等大批优秀作家。当年的作家班实则上就是遴选有潜质的好苗子,集中提供文化深造和专业训练,很多经验到今天仍值得借鉴。探索实施“名师带徒”计划,目的也是通过师徒间的言传身教、口诀手授,让更多有志向、有能力的年轻人尽展才华、脱颖而出。

文艺人才特别是艺术人才的成长,往往还需要一定的阵地作支撑。在建好文化馆、大剧院等地标性平台的同时,也要布局打造一批街头巷尾的公益性小剧场,让更多的文艺爱好者有场地排练、有舞台表演、有机会出彩。小剧场办得好,同样可以成为一个城市令人向往的文化标识。

文艺管理人才的培养,各级党委、政府也要切实抓起来。文艺单位负责人,政治过硬、专业对路、年富力强很重要,培养选拔工作要向前看,讲台阶不能唯台阶、论资历不能唯资历。对于年轻一代,要看大节、看主流、看发展,要学习前辈风范,提携后学、甘为人梯。

扎根人民、扎根生活,是文艺创作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满足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需要,同样是创造高品质生活的重要内容。一切为了人民的发展思想,同样体现在省委省政府对文艺工作的要求中。

“艺术属于所有拥有艺术梦想和追求的人,我们要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和首创精神。把群众文艺作为一项基础性工程来抓,完善扶持机制,健全工作网络、壮大民间文艺力量,进一步繁荣群众文艺,让蕴藏于群众中的文艺创造活力充分迸发出来。”娄勤俭说。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娄勤俭向江苏文艺工作发出再出发的动员令——

“山登绝顶我为峰”,身处大时代、大变局,我们要有这样的大视野、大格局、大襟怀,勇立高峰之巅,不断突破超越;

“不废江河万古流”,投身伟大复兴的滚滚洪流,我们要有谱写民族史诗、铸就不朽丰碑的目标追求,让中国文艺的历史星河闪耀更多江苏光彩;

“一枝一叶总关情”,人民是文艺永恒的主角,我们要有念兹在兹、心心相印的真挚情怀,把为人民创作的光荣事业进行到底。

大江奔流,群山叠嶂。站上新起点,“文艺苏军”满怀激情开启新征程。春天已在不远处召唤每一个奋斗者。期待江苏文艺迎来名家辈出、精品迭出、高峰连绵的又一个春天。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
百年;美术
“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汇聚了全省美术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现江苏百年历程,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