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张金刚 | 秋天里的“暗器”
2020年11月16日10:56

秋高气爽,山野炫彩,暖阳与清凉相随,美景与收获相伴。秋天极为慷慨,最喜漫步于野,爬山、郊游,看挺拔的玉米、低垂的谷黍,赏绚丽的秋叶、多姿的流云。然而,怎奈路途“艰难”,轻盈的脚步、舒爽的心情,常被秋天遍布的“暗器”阻扰,伤身、伤神,烦心、闹心。

满树的酸枣,露出半绿半红的笑脸,惹人垂涎欲滴,忍不住伸手摘食,享受酸甜的脆爽。可偏偏枝条上竖满了长长的、尖尖的圪针,小心翼翼探手上去,摘到果子,再慢慢缩回。即便如此,也常被扎到,倏地生疼,有时还冒出血。可酸枣一定要摘,扎几下便也坦然。正有了这疼与血的考验,圆溜溜的酸枣捧在手中显得倍加可爱,嚼在口中才更为畅快。

酸枣因为有药用能卖钱,每当秋来父母便天天上山,摘回一口袋酸枣。但带回来的还有满手指的圪针眼儿,久久不能痊愈;有的圪针尖儿折断,扎到肉里,父母便对坐灯下,仔细地用缝衣针给彼此挑刺,温馨又心疼。第二天,又早早背起镰刀进了山。我爱这酸枣,但恨这圪针“暗器”,伤到父母,伤到我的心。

为保护这小小的酸枣,酸枣树还招徕了众多刺毛虫。这软软的家伙,徒有一身五彩斑斓的华服,但却感觉不到丁点漂亮,丝毫不招人待见。这家伙背着一身毒毛,潜伏在叶片上;不慎被它蜇到,便有一种刺心的疼痒,片刻鼓起一片疙瘩,小孩哇哇大哭,大人咬牙切齿。有经验的老人告诉,这时可采一把蒿草揉碎,在伤处擦抹可消肿减疼。花椒树、花生叶上都有这刺毛虫,劳作时常被蜇,让人望而生畏,避之不及;哪怕想到,也浑身发凉。

有的“暗器”杀伤力虽不大,但却很“黏人”。一路行走,随风吹卷的裤管上总被粘上一些“零碎儿”,时不时停下来或坐下来,极为无奈地细择这恼人的“暗器”。

有种针茅草,成片布满山坡,摇摆着细长的茎条,风动涌起波澜。虽有种壮阔、苍茫之感,但真要涉足穿越针茅草,便会被粘上不少茅针。这茅针狭长,拖着尾巴,会钻透衣服,扎得微疼。有种鬼圪针,嫩时收敛成一束,熟时放射成一簇。黑黑的、长长的,一碰便脱落粘满衣服。这圪针不尖,但粘得很牢。有种虱子草,矮茎短短,伏地斜生;种子一粒粒带钩刺,排列于花轴之上呈穗状。因颗粒小,易脱落,像虱子,粘满衣服很难择下,实在惹人烦。

但苍耳,却不那么讨厌,甚至有些讨喜。手掌般大小的绿叶茂密错落,叶柄处旁逸出一簇簇苍耳子。夏末时,这些纺锤形、枣核形的精灵,身披柔嫩的绿刺,虽有锋芒却很温和;初秋时,它们性情暴躁乖张起来,灰褐色的苍耳带着“杀气”。调皮的孩子童心释放,兴致勃勃地轻采苍耳,主动粘到自己的衣服上,粘到尾随的狗狗身上,晃晃悠悠回家去。搞恶作剧的,会将苍耳投射到女孩头发上、同学背上,惹来一阵追逐打闹。苍耳丰富了童年的快乐,一生难忘。即便我已近中年,有时见到苍耳还忍不住摘下把玩,粘到身上寻找曾经的记忆。还有一种叫蒺藜的“暗器”,如苍耳一般招人青睐,意趣无穷。

查资料得知,这些“暗器”黏人,是草儿秋来成熟传播种子、繁衍后代的一种生命智慧,正如背过的儿歌所言:“苍耳妈妈有个好办法,她给孩子穿上带刺的铠甲,只要挂住动物的皮毛,孩子们就能去田野、山洼……”这些“暗器”,并且大抵有着医药的价值。如此,这“暗器”并非绝对令人厌烦,反而多了丝敬畏。

秋天,意味着成熟。然而大自然却奇妙地孕育了这众多“暗器”,保护着丰收的山野。但,正是有了这些“暗器”的存在,更让整个秋天凭添了些许神奇与情趣,让人欲罢不能。

画展;油画
本次展览以“百年梦圆”为主题,旨在倡导美术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使命担当。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