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马亚伟 | 枫叶荻花秋瑟瑟
2020年11月16日10:56

一句“枫叶荻花秋瑟瑟”,感觉让人忽的滑入秋的深处。似乎昨日还是秋水长天的朗朗之气,转眼间秋天已经披了一身沧桑,多了几分萧壮冷寂。

“瑟瑟”说的是风,深秋风已老,有萧瑟之气。初秋的风,是“飒飒”而舞的,清朗洒脱。“飒飒”与“瑟瑟”在音形义上似乎只有细微差别,实则差别巨大,就像两个性格迥异的人。飒飒从舌尖上吐出来,爽利清透,像个丰神俊逸的少年,这时的风翩翩而立,舞出洒脱自由的风姿。而瑟瑟的发音,显得缩头缩尾,不再那么明亮爽快,好像深沉的中年人,看尽风云幻化懂得了收敛傲气,有了少年弟子江湖老的感慨。瑟瑟是一把古琴,弹奏出深秋的寂寥与苍茫,惆怅与深情。

万里长风,长烟落日,老木沧波,深秋是一幅淡雅简约而意境悠远的画。深秋的图画里,最不能忽略的是枫叶和荻花。枫叶荻花秋瑟瑟,火红的枫叶,白茫茫的荻花,是深秋最鲜明的标志。

秋与冬,只隔着一道薄薄的季节之帘,只需一场风,冬天就会迅速走出帘后,顺利登场。不过季节的过渡,总会有些标志性的风物出现,比如冬与春交接时的花开,春与夏交接时的蝉鸣,夏与秋交接时的落叶。有了这些风物出现,会让人们觉得季节的变迁如此和谐自然,没有丝毫突兀。而枫叶与荻花的出现,告诉人们:秋天深了!

枫叶是深秋最后一幅艳丽的水彩画。“万里飞霜,千林落木,寒艳不招春妒。”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樱桃红,芭蕉绿,转眼间也都谢幕而去。在这个叶凋花残的季节里,枫叶无疑成为最引人注目的色彩。深秋的风,染红了漫山枫叶。你见过那种绚烂的红吗?从来没有一种叶子颜色如此浓烈,不红到极致不罢休的状态,好像要释放最后全部的热情。这种红色极具感染力,人置身其中,即使瑟瑟秋风响在耳边,心也是热的。风过处,红色的云霞涌动,壮美极了。枫叶飘落之时,画面更富有动态美。细看这红色,深浅交错,浓淡相宜,非常有层次感。没有哪个画家的画笔,能调出这么丰富生动的色彩。

荻花是深秋最后一幅诗意的水墨画。“秋风忽起溪滩白,零落岸边芦荻花。”荻与芦,常并称芦荻。芦荻花开,是一幅画,一首诗。深秋时节,远天空阔,水面宁静,白露为霜。不知大自然的画笔从哪里开始,慢慢晕染开来,一片白茫茫的芦荻花就淡淡铺开了,渲染着秋之苍茫。这样的时候,如果邂逅一场美好的爱情该是多么美妙诗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荻花轻扬,爱情缱绻,多情的人在水畔留在最美的吟唱。“夕阳雁影江天,明月芦花醉眠。”那种闲云孤鹤般的闲适自在,想必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枫叶绚烂,荻花摇舞,秋风瑟瑟——秋深了,大自然褪去了繁华,四野里充满了淡然与悠远的况味。赏满山枫叶红,看一场荻花舞,别辜负了季节交替之时这最美的景色。

画展;油画
本次展览以“百年梦圆”为主题,旨在倡导美术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使命担当。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