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郭华悦 | 晓窗光
2020年06月29日14:33
东方鱼肚翻白,天色将亮。屋内的人起床,一阵摸索声过后,灯光亮了。屋内,淅淅索索,各种细碎的声音渐次响起。一天,也就此揭开了帷幕。

  晓窗光,是天色将明而未明之际,从窗内透出的光。

  东方鱼肚翻白,天色将亮。屋内的人起床,一阵摸索声过后,灯光亮了。屋内,淅淅索索,各种细碎的声音渐次响起。一天,也就此揭开了帷幕。

  这样的光,往往只在一扇窗户内亮起。一家之中,最勤劳的那个人,自然起得最早。直至其他人也起来,天色已明亮。外头的世界,白晃晃一片。似乎谁也没有留意到,刚才万籁俱寂之际,有着这么一窗灯光,于黑暗中独自温暖着一个家庭。

  更多的灯光,是在黄昏时,天色将暗而未暗的时候亮起。天色由明而暗,一个个归家的人影,进入了熟悉的家中。于是,灯光渐次亮起。这个世界,由一种来自自然的光亮,转而进入了另一个来自于人为的光亮。

  暮窗光,一样望去,入目皆是。这么一来,每一盏灯光,不过是一片光亮中的其一。有那么一盏光亮,或者没有,其实没什么差别。东方不亮西方亮,一片光明中,自然不缺那么一丁半点。

  人的心,便是如此。更多的人,习惯当暮窗内的灯光。他处亮,自己也亮。跟着别人走,人云亦云。又或者,为这个世界的光亮,锦上添花。为身边那些发光发亮的人,添上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光亮。

  这样的交情,自然是浅薄的。趋亮而避暗,愿意为别人的人生锦上添花,却不能雪中送炭。付出的,是别人不见得需要的;得到的,自然也只是能虚情假意。

  越是如此,越显得晓窗之光的可贵。有这么一个人,愿意在另一个人的人生陷入黑暗中的时候,独自散发光亮,照亮茫茫前路。这样的感情,是万千霓虹所无法比拟的。

  晓窗光,是光,也是人心。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美术;书法
“百舸争流”——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美术书法民间工艺作品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