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周存亮 | 梦里依稀运粮河
2020年06月29日14:33
从祖父那里得知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很自豪,不止一次遥想当年,河水汤汤,浪涛汹涌,大小帆船,满载粮盐,竞相驶过;河两岸定是商铺林立,酒旗招展,比单田方评书中的汴梁城还要热闹,还要富丽。一代帝王赵匡胤,立在船头,把酒横槊,衣袂翻卷,尽展英雄风采。

  故乡那条河,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赵匡胤运粮河。

  从祖父那里得知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很自豪,不止一次遥想当年,河水汤汤,浪涛汹涌,大小帆船,满载粮盐,竞相驶过;河两岸定是商铺林立,酒旗招展,比单田方评书中的汴梁城还要热闹,还要富丽。一代帝王赵匡胤,立在船头,把酒横槊,衣袂翻卷,尽展英雄风采。

  祖母的故事里,不只河,还有寨。寨墙依河而建,黄昏,吊桥高起,寨外抢劫的土匪,望着冰冷的河水,逡巡许久,悻悻而去。打过吗?打过!真打吗?真打,枪声常半夜半夜地响。寨墙哪里去了呢?先是扒了,剩下的砖头建戏院了呀。每讲这些的时候,祖母的样子很认真。夏天河里的水很大,用高粱杆织成的箔,放在河杈里堵鱼,一夜能得半麻袋鱼,七八斤的都有;冬天大雪下得那个大,能积到屋檐下,去河里挑水做饭,走的都是掏出来的雪洞;寨外是乱坟岗,要饭的走路的死了,就扔在河东岗上,浅浅地埋了,狗儿拉得破衣烂衫的到处都是。祖母的故事丰富多彩,我还没有来得及考证真实与否,尤其那个大雪季的确切年份,她就去了,在一个雪花飞舞的冬天。

  儿时的记忆中,河宽处有数丈,碧波似镜,堤柳如烟。东岸有棵槐树,不知年岁,根部朽空,能容一人,树冠仍异常茂盛,密不透风。夏日午间,树下凉爽无比,我常端着饭坐在树下,边吃边听大人们的闲话。随手向河面抛去一粒馍花,立即有数条鱼儿,张着小嘴,争相吞食,一时间微波荡漾,涟漪四散,可爱至极。若到河边,瞅准一块砖块,或者瓦片,双手迅速合扣,一条或者两条如小拇指粗的草鱼就在掌心了。再向深处,在淤泥里还能摸到河蚌,大的小的,很是招人喜爱。柳树的红须根下,有很多的洞口,如果胆量足够,常常能捉到黄鳝,样子凶凶的,很怕人。

  我还记得运粮河的春日,母亲常常坐在岸边,一遍又一遍地,用手搓洗衣服;对于被套床单类,还要在那块光滑石板上,用棒槌反复的捶,再使劲地摔打。河西岸,有人来了,她们开始大声地说话,扯着家长里短,奇闻异事;日头升高,河道里人更多了,邦邦的捶衣声,爽朗的欢笑声,从南到北,来回地飘荡。这里不再有大宋的皇帝,不再有高高的寨墙,有的,是如画风景,是自然和谐,是自由欢乐。

  运粮河带给我的,不只有故事和记忆,还有远方和梦想。坐在岸边,我曾不止一次地想,河水那么匆匆,到底还要走多远,哪里是它的家呢,是江南的鱼米之乡,还是漫无边际的大海?没有答案的我,就坐在河边,看河水悄悄地流,野扁嘴自在地凫,小鱼儿在水面不安分地出出入入。夕阳西下时分,爱打鱼的孤老头的花歌儿,顺着水面轻柔地飘来。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美术;书法
“百舸争流”——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美术书法民间工艺作品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