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李凤高 | 工匠生涯
2020年05月07日09:13
我曾非常仰慕“大工匠”。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师傅开工资,一元钞票一百张厚厚一摞。我们小工儿越瞅师傅越像明星,盼望着有朝一日也能像师傅一样,技高钱厚,受人敬重。

  我曾非常仰慕“大工匠”。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师傅开工资,一元钞票一百张厚厚一摞。我们小工儿越瞅师傅越像明星,盼望着有朝一日也能像师傅一样,技高钱厚,受人敬重。

  1983年7月,我18岁,进入机电科开始学徒。光铁匠活儿一干就是八年,从一开始的给人递工具、打下手,到掌钳独立操作,再到带徒弟,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在这一过程中,除了师傅手把手教活引路,关键还得靠自己努力。作为一名工匠,能够真正掌握本工种的操作技法,其间的酸甜苦辣,足可以写一本书,说都说不完。

  刚一开始上手掌钳,看人家玩得溜,自己手里的铁钳却根本不听使唤,根本翻不了个儿,锤头一劲儿“啪啪”地打,烧红的热铁都被砸扁了,根本不成形儿。

  师傅提示:千万别急,越迟疑就越跟不上节奏,你只要大胆地快翻快转也就好了。

  可练了很久,我还是上不了手,只能看别人操作。

  后来看得多了,心情也放松了,忽然有一天就开窍了,很自然地就能跟上节奏了。锻造四面体、六面体或打圆柱体也都逐渐适应了。

  要不说,单位培养一个工匠真不容易,首先需要的就是时间,这是一个漫长的适应过程,熟悉了、适应了、用功了,水到渠成了,就自然跨入师门了。

  可人随命运走,舟在水上漂。铁匠出徒了,也当师傅带徒弟了,中途我却又改行干了电工。

  真是隔行如隔山啊,于是又放下身段,重新开始学徒。学电工印象最深的就是师傅要求讲安全、讲工艺。

  一个电气盘面配好了,简直就是一件工艺品,既安全实用,又美观大方,这才是“师傅”干的活儿。师傅还特别要求,设置电路,必须考虑日后维修方便,决不能只图一时省事,将就对付,不留后路,那不是咱工匠干的活儿!

  后来,我又当上了单位的机电技术员,成了单位里工匠的领头人。想一想,还真是好事多磨啊,当初多学点还算对了。不光如此,对工匠们的技术考核比武也由我来负总责。

  真没想到,在人生的路上走着走着,当年那个笨拙的学徒,如今也成了单位里的“大工匠”。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美术;书法
“百舸争流”——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美术书法民间工艺作品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