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章剑华|血染的水墨:看张艺谋的《影》
来源:章剑华人文空间   2018-10-08 10:43:00
张艺谋毕竟是张艺谋。艺谋者,谋艺也。不得不承认,张艺谋对于艺术的感觉,对于艺术的谋划,的确高人一筹,无论是晚会,还是电影。当然主要是电影,这他的本行。而今天我要讲的也正是他的电影,他刚刚、正在热映的电影《影》。

  张艺谋毕竟是张艺谋。艺谋者,谋艺也。不得不承认,张艺谋对于艺术的感觉,对于艺术的谋划,的确高人一筹,无论是晚会,还是电影。当然主要是电影,这他的本行。而今天我要讲的也正是他的电影,他刚刚、正在热映的电影《影》。

  我是第一时间去看的,因为对张艺谋的电影总有特别的期待。他有两大特别的本事:用电影讲故事,用电影变色彩。

  不过,这个电影的故事倒是没有多少特别之处,也很简单,是一个关于替身的故事。替身即“影子”,古已有之,现在还有。拍电影会用替身无疑。现在网上总是传说萨达姆有多个替身,绞死的那个萨达姆不是真的萨达姆,而是萨达姆的替身,说得神乎其神、云里雾里,我们且不去管他,还是来看《影》里的“影子”:

  古代沛国大都督子虞,被敌国战将杨苍击败,负伤后启用从小培养的替身境州,教境州练功习武,并为他出入朝堂和战场。而沛国国君沛良与大都督子虞相互算计、暗中较量。在贵族权谋的游戏中,作为影子替身的境州身处绝境,苦苦求生。后在子虞之妻的相助下,掌握沛伞之器之绝技,终于击败杨苍,并回到朝堂,亲眼见到子虞杀死国君沛良,而他奋起又将子虞杀掉了。

  就这么一个故事,虽然有些曲折,有些悬念,但总体上没有多少感人和引人之处。而《影》的色彩颇为独到。张艺谋是搞摄影出身的,对光影、对色彩尤为讲究。而这次玩的不是《红高梁》的大红,也不是《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金黄,而是水墨。

  水墨是中国书画的表现形式。而张艺谋大胆地把水墨用到《影》之中,堪称“水墨电影”。水墨即黑白,故而《影》几近“黑白电影。人物服饰是黑白的,地面太极图是黑色的,朝堂墙面的书法是黑白的,远处山水云天也是黑白的。整部电影所呈现出来的是极具中国书画写意精神的水墨格调,精致氤氲,意境独特。

  然而,水墨之黑白,又并非纯粹的黑白。墨分五色,在书画中是这样,在电影中更是这样。《影》中的色彩以黑白为主,但还有其它颜色,最为突出的是血色,甚至可以说,黑白只是血色的背景,或者作为血色之衬托。

  《影》从头到尾,几乎都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残酷杀戮,场面之惨烈、手段之凶狠,看了心惊肉跳、惨不忍睹。从拍摄技巧和表现手段上来看,那绝对是高超的、震撼的。但我并不喜欢,甚至有些抵触,不仅仅因为太过血腥和凶残,而且觉得把水墨与血色揉在一起总不是滋味。我是搞书法的,对水墨有特别的感觉和偏好。在我的心目中,水墨是文化的、高雅的、神圣的,与血色无关!

  也许我过于敏感,过于偏执,对张艺谋的良苦用心所采用的一种中国文化元素在电影上的运用以及独特美学没有深刻的理解。但我坚持认为,这种“颜色叙事”的方式虽然会给观众带来视觉上的刺激与印象,可总不如故事本身给观众带来的感动来得重要与深刻。

  恕我直言,中国大导演他们的作品,在艺术形式、画面色彩上的追求是用足功夫的,甚至于极致,但在题材内容、故事情节、人物塑造上还是用力不够的,以致于总有疏漏,由此而来的更多的是感观上的刺激,而非心灵上的触动与震撼。这正是当今中国电影的偏向与缺失。张艺谋的《影》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

  一部好的电影,还是要靠故事取胜,靠情节感人。形式、场面、色彩总归是其次的。大家熟知的好莱坞电影《泰坦尼克号》、宝莱坞电影《摔跤吧爸爸》以及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等等,它们的成功,无一不是靠故事、靠情节。这才是经典的规律、票房的保证。

  还有一点,好的艺术作品,更多的是现实题材。只有现实题材的作品,才能反映和代表我们这个时代。今天的现实题材,才有可能成为明天的经典之作。因此我们期待大导演们,还是要多拍些更有意义的现实题材作品。

  话说远了,还是回到《影》上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管我怎么说,你还是要去看看这部电影。毕竟这是张艺谋用心拍摄的新作。没有真身,哪来影子?没有欣赏,何论短长?也许你会比我看得更好更深,看出影子以外影子来。

曲艺;奖
中国曲艺牡丹奖是由中国文联、中国曲协共同主办的全国性曲艺专业奖项。
改革;开放
翰墨新赋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江苏省书法精品大展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开幕。
摄影;开幕
2018紫金文化艺术节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辉煌巨变江苏摄影艺术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