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无锡市文联举办2019-2020太湖文学奖颁奖座谈会
来源:无锡文艺界   2022年01月17日09:35
近日,2019-2020太湖文学奖颁奖仪式在锡举办。“太湖文学奖”自1981年由无锡市作协设立,40年来坚持不辍,因其评选的专业性、公正性和权威性,获奖作品体现了本地文学成就的最高水平,挖掘、激励了一大批本土优秀作家,同时也发现、奖掖了众多青年创作人才,成为文学界和社会各界认可度很高的地方文学品牌。

近日,2019-2020太湖文学奖颁奖仪式在锡举办。“太湖文学奖”自1981年由无锡市作协设立,40年来坚持不辍,因其评选的专业性、公正性和权威性,获奖作品体现了本地文学成就的最高水平,挖掘、激励了一大批本土优秀作家,同时也发现、奖掖了众多青年创作人才,成为文学界和社会各界认可度很高的地方文学品牌。

无锡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市新闻出版局局长陆惠玲,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杨建为获奖作者代表颁奖

无锡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杨建,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吴立群,市作协主席黑陶等与获奖作者进行座谈交流。

无锡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杨建

“太湖文学奖”要进一步打响品牌,扩大影响力。要在主动回应“无锡作家和中国当代文学”的课题中,做出无锡文学阵营的优势和贡献,在当代中国文学的谱系中确立无锡作家的作为和无锡文学的定位,诞生更响亮的篇章。要突出时代性,加大现实题材的策划、创作力度。要积极参与市文联组织的“深入生活实际、书写美丽无锡”的主题实践活动,在深入生活中提高阅读生活能力,热忱描绘无锡大地上波澜壮阔的发展故事,书写生生不息的人民史诗,在经济发展、科技创新、城市建设、乡村振兴中提炼主题,把文学之我融入人民大我、时代大潮。要突出审美的当代性,既要在江南文脉传承下厚蕴艺术功底,也要在时代浪潮和新科学新技术加持下开阔思路、创新讲述方式,让创作紧随阅读方式和传播途径的变迁。在城市文化的传承创新中,优秀的文学作品为各类艺术形式提供了发展条件、展示舞台和营养滋养,我们的文学创作要以更多精品力作践行责任使命,推动着其它各类艺术面向时代、走入年轻群体,在新时代呈现新的活力。

高仲泰

择高处站,在平处坐,往宽处行

这几年,我着重非虚构文学的创作,聚焦历史人物或现实生活中的事件,我的历史大散文《江南荣家》、非虚构作品《大西迁》《我不是药神》《荣毅仁传》等将于今年出版。我的创作理念是“择高处站,在平处坐,往宽处行”。高处站,就是立足百年人间正道,反映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主义和时代精神。平处坐,就是落实到现实生活,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宽处行,就是尽量扩宽自己的创作空间,寻找从古至今可以创作的题材。近几年无锡的文学创作呈现出令人鼓舞的趋势,产生了一批高品质、广受好评、有一定影响的文学作品,涌现了一批新作家。在此,期待无锡的老中青作家,用各种文学样式,多元化反映中华民族的千年巨变,揭示中国百年来的人间正道,弘扬民族和时代精神,创作出有价值有气度有思想有情怀有艺术感染力的优秀作品。

夏坚勇

胸起百万兵,写就丰富的时代文学

我们每一个文艺工作者都要以“眼纳千江水,胸起百万兵”的豪情壮志兼程前行,不负时代。时代性并不排斥作家个体的独特性,我们强调文艺的时代性,并不是鼓励大家都一窝蜂地奔向所谓的热门题材,千人一腔,千篇一律,只有每个作家在题材和风格上的独特性,才有我们这个时代文学的丰富性。在时代精神的旗帜下,不管是黄钟大吕还是风花雪月,不管是大江东去还是小桥流水,也不管是回溯历史还是展示现实,都各自有它们不可替代的光彩。它们汇聚在一起,才能蔚成中国文学奔腾澎湃的浩大气象。而对于我们每个写作者来说,最后仍然还是落实到一个“写”字上。为了我们的天职和光荣,让我们回到自己的书桌前,一个字一个字地写,胸起百万兵。

王学芯

写诗的人 永远在写好一首诗的路上

写诗的人都有自己的探索和环境,我的诗歌主题永远与我的经历密切相关,试图通过距离的思考形成一体化的联系,凭借不断改变的语言力量突破悟性的边界,使视觉的画面,在“现在的存在”中介入更多的体验,感受到更多的情感,从而细致、生动、准确地接近现代性诗歌的审美标准。诗歌永远需要革新精神,需要不断保持活力,建立自主的表达结构,这跟年龄无关。因此说,主题的光芒,介入的姿态,或日常语感的呈现方式,是自己发展自己风格的有效途径,或许就是一条纯净的通路。而一首能真正站立起来的诗,最后一稿往往只留第一稿的一两行句子,每次修改实际是种重新布局、深度挖掘的过程,要有感染力地表现出更多更好的诗意出来。因此,一个写诗的人,永远在写好一首诗的路上。

王顺法

为苏南创业者奋力书写

作为一个苏南农村的企业家,我亲身经历了苏南乡镇企业高速发展的过程。作为时代的见证者、亲历者,我深切感到,创造了这个时代奇迹的这群苏南人,每个人都是一本励志的书,值得后代们学习,而写出他们可歌可泣的创业史,为这些平凡的英雄们树碑立传,也就成了作为一个文学人的历史使命。我是在2016年的秋天开始写作的。为了对得起这一群我心中的英雄,我不敢偷懒,努力地写,五年来,已在纯文学期刊上发表了各类文学作品150余万字。一路走来,作为一个草根作家,我受到了各级领导的多方关照,尤其是在今年4月,无锡市文联与作协还会同江南大学,为我举办了作品研讨会,这更让我感受到了文学路上的温暖。

阮夕清

世界那么大 我只想用文字走近你身边

《黄昏马戏团》的素材来源我的学生,他们的故事唤醒了我童年的一次关于马戏的记忆。我期待的创作是一种绵绵不绝的创作,一个故事唤醒了另一个故事,一种生活唤醒了另一种生活,一种情绪获得更多的情绪认同。这不是趋同,而是触发,于是由一个视野变成更广阔的视野。包括我现在所从事的阅读写作教学,也是如此。我的世界很小,别人的生活于我而言就是远方,比真正的地理上的远方更吸引人。所谓教学相长,由这小说的出处可见,就是凝听和理解他们,并予以共鸣。写作也是,世界那么大,我只想走近你身边聊聊。

包松林

做文学路上的“淘宝人”

我的文字路实际上是“双轨线”:一条是公文写作,注重指导性操作性;另一条是文学创作,就是血肉肤色,加上舒筋活血,折射出常青藤般的生命力。这两条线是相互依存的,如两条并行的钢轨,向远方延伸。文学之路是艰辛的、孤独的,如何行稳致远?我认为一是守望“天际线”,二是踏准“地平线”,三是行走“风景线”。在创作中,搭准时代脉膊才会具有旺盛的创作生命力,接地气才能深挖生活这座文学创作的富矿,它是庞大的,又是隐性的,既是恒久的,又是短暂的。作为文学人,就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像“淘宝”一样,把生活中的优质素材及时抓住,以艺术的手法加以呈现,一年四季在生活的泥土中摸爬滚打,从老百姓的生活中汲取滋养,用文学的铲子挖出闪亮的宝藏。

冯乐心

写长篇小说需要足够的整体积累

《十八拍》是第一部小说。我觉得长篇小说可以全面动用一个人整体性的积累,我常年在基层行走,当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内心非常渴望通过小说这样的形式来书写。《十八拍》是道教音乐里的一首大曲,小说以此为一根红线贯穿,叙写江南小镇四大家族的百年风云,在河流般的《十八拍》里照见一个时代的背影。这是一部集地域文化、百年风云与生活史诗于一身的作品。写活,写好,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对于风情史,生活史的建构,我不拘囿于形式层面,着眼以“人”为核心的精、气、神的深层把握。应该说,故乡给予了我丰厚的滋养,这种滋养融化在我的血液里、骨髓中。通过文学的形式回报给宜兴周铁这片土地,书写时间长河里的生命感动,是我写作的意义所在,也是文字的力量。

汤蕴瑾

礼赞山河,回归自我

诗文和远方从来都是相伴相随的。当我身处祖国西部山河那种壮阔、雄浑、苍凉、邈远之中,身心受到巨大的洗礼,一股心力便在旅行中、在天地中涌动而成。《最远的旅行》是对高原旅行的回望和抚触,写的是西部壮阔的风光、奇特的地理地貌、传奇的历史故事、地道的美食,还有旅行中的趣事和对地域文化的感悟,既是我对祖国壮丽山河的礼赞,更是一个行者自我内心的回归。有什么样的山河,就有什么样的作品;有什么样的时代,就有什么样的作品。我们要试着更深入的去触碰、感受、思考新的文学命题、时代的变迁与人民的生活。

孙嘉羚

生活细节中的美学无处不在

组诗《正午的人们》来源于学习和生活上的细微观察。每首诗歌从现在的所见之物身上出发,去发现曾经的亮色,或者试图寻找一些针对还未发生事情的启示。体察这些普通之物、凝视和理解笔下的人物,这是幸福的。我喜欢用文字取代画笔,试图描摹出每一个细小的生活行为中所蕴含的复杂情感与体验,把自身当成一颗石子,投掷入湖泊激起涟漪一样,触发更为广阔的反应和解读。生活细节中的美学无处不在,我希望保持始终如初的温和和坚定,去融入和理解,然后将混沌转化成一首首诗歌。

周晓慷

每个日子,都可触碰心灵

《触碰》意指触手可及的信息文明与日益关注的生态文明之间的心灵演绎。这是国内长篇小说创作领域中的“空白点”。小说创作围绕智慧城市、互联网+、乡村振兴、互联网创业等关键词展开,试图剥开表象,通过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电商等应用技术对人们日常化的影响,强调个人的对抗精神,以此隐喻“人类命运共同体”;创作手法上追求叙事艺术,融入时空感、历史感、命运感,启发更多的人触碰现实,在承压和突围中寻找希望;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智慧保护濒临失去的土地(生态家园),多重人性在浴火重生后尽显平和、崇高。我在完成二十六万字的长旅后,被那个“我”深深触动,内心有许多次“苏醒”。现在,我和“我”终于重逢了。

黄小龙

用文字温暖世界

我天生敏锐善感,多年来的文字在岁月里蒙尘,担心某一天被岁月的龙卷风吹走,这才有了《表情》,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个人一场淋漓的宣泄,照应时代变革,传达人们心底的温情与祝福,以及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乡愁好比写作者身上的一块胎记。尝试与她剥离非常困难,无锡有“喜”,我爱她。吾心安处是吾乡,那么文学则是抵达她的最好方式。写作是一个人的付出,评奖是一群人的劳作。向太湖文学奖致敬!前辈的光芒把我照亮,并且指引者我。我是太湖里的一滴水,时刻感知时代的体温和表情。这也是文学的迷人之处。

陶青

写乡邦往事绘世俗百态

我的创作主要围绕江阴本土的人文历史展开。一地的乡邦历史、地域人文是当地宝贵的文化资源,要创作出优秀的历史散文,必须做到历史性和当代性的有机统一,反映历史、观照现实。本土文史类创作写的是乡人乡事、观照的却是乡风乡情;要通过乡邦往事的叙述,勾勒出世俗百态和人间万象,折射出人生的喜怒哀乐。特别是口述实录之作,一定要在充分了解相关背景资料的前提下,全面深入采访当事人,把握其生命律动,让鲜活的历史更好地为现实服务。要写好历史散文,必须将文献性和文学性融于一炉,要将文史资料掰碎揉和,张扬文本空间,以真挚深沉的感情、平淡圆润的文字、简约从容的讲述,反映一方的地域特色、彰显本土的人文情怀、凸现思想和文化的力量。

责编:王紫荆 省文联办公室
摄影;展览
本次展览分为“红色记忆 光影永恒”“风雨历程 光荣见证”“强国有我 不忘初心”“继往开来 时代新篇”四个篇章。
摄影;江苏
展览以“建设美丽江苏,共创幸福家园”为主题,前期面向社会公开征集作品,共收到20000余幅摄影作品和170余件视频作品。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