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陈危冰田园山水作品展品鉴会摘录
来源:苏州文艺   2021年01月14日09:11
2021年1月8日,陈危冰田园山水作品展品鉴会在江苏省美术馆顺利举办,来自江苏省的二十余位艺术家、艺术评论家、艺术收藏家出席品鉴会,对展出的陈危冰作品进行多维度地解读,并提出诸多宝贵建议。

编者按:2021年1月8日,陈危冰田园山水作品展品鉴会在江苏省美术馆顺利举办,来自江苏省的二十余位艺术家、艺术评论家、艺术收藏家出席品鉴会,对展出的陈危冰作品进行多维度地解读,并提出诸多宝贵建议。

本次品鉴会由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江苏省美协副主席张兴来和江苏省紫金书画院院长、著名作家、画家柯江主持。根据现场发言顺序,摘录与会嘉宾的部分发言,以飨读者。

徐惠泉

中国美协理事、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美协副主席、江苏省美术馆馆长

我跟危冰是几十年的朋友,是工艺美校的同班同学,一直在一起学习、工作、生活,对他比较了解,所以抛砖引玉说一下我对他的理解,当然更想听一听各位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看危冰。

我们跟陈危冰当时一起绘画时就是要画园林,画苏州水乡时,有一个探讨,包括我们还有一个画家叫茹峰,现在在浙江画院,他一开始也画水乡,但是他后来去了杭州,转到山水画上了。

陈危冰在这个过程中间走了很长的一条路,中间比较痛苦,比较难搞,他很聪明,搞了一个田园题材,他崇拜沈周,便以南田堂为斋号,每年清明时到沈周墓上扫墓,一切都想表明对沈周的敬仰、仰慕之心,或者想表示他自己想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他希望通过对吴门画派前辈的学习,通过对近当代艺术家的借鉴,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他抓取的素材、视觉都是他生活中熟悉的江南、园林以及他的生活。

陈危冰作为一个苏州画家,他的努力、他的作品的出现,我认为是有研究价值的,因为从他身上可以看到他能够做的东西,现在做到了什么程度,以及未来应该克服和解决的问题,还有要改进的地方。

樊 波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导、著名美术史论家

首先,看了陈危冰画的原作之后,感觉他的作品还是有比较鲜明的地域特点。回顾中国绘画史上,所有重要的画派都是和地域有关系的,比如董巨和南方有关系,荆关跟北方有关系,到了明代更跟地域有关系,而且画派更迭繁多,因此他们的艺术成就和地域是相关的。地域可以产生画派,而且地域也可以产生比较独特的鲜明的艺术风格,危冰画的这些作品都带有鲜明的姑苏地区的特点,而且也有超地域的审美倾向。

第二,危冰作品的传承。这个传承很明显,跟沈周有关系,构图、取景、技法,有意识地吸收沈周的技法。早年和近期画的,跟仇英非常细的东西也有联系,跟吴门四家传统有关系。

陈危冰的画由于站在这样一个传统基点上,就有比较高的艺术起点,所以他的画面比较安静,干干净净,比较温和,比较雅,比较像苏州人,像吴侬软语。

我在苏州生活过几年,对苏州有一点感情,现在中国所有的城市几乎都是一样的,大家如果能够通过绘画的方式,把消失的乡愁用图像的方式保留下来,是异常珍贵的。吴门绘画的园林、田园,不仅仅是技法,里面包含的人文情怀值得我们追忆。

第三,陈危冰的画虽然继承吴门的传统,但是他的画有现代气息。我喜欢他水墨意味比较重或写意趣味比较浓烈的作品,画的过于精细那一路也很好,笔墨再狠一点、再辣一点,就更符合我的喜好。你看沈周下笔就很重的。笔墨不要太紧,太理性,可以随意一点,最后收拾的好一点,他的笔墨都设计地很理性,但是画得很好、很完整,图式很完整,笔墨很精到,意境很优美。

刘春杰

金陵美术馆馆长、南京书画院院长、南京市美协执行主席

看画先看人,危冰兄这个人特别温和、厚道、周到,特别有人情味。他的性格和名字形成对比,危冰挺吓人,但实际上这个人特别温和,待人很周到,很温暖,有很多人画画很好,但人不温暖,人不温暖我们就离得远一点,就仰视,跟危冰兄就稍微平视一下,像老朋友一样,无论在南京还是苏州见了他,都很周到,是一个温和的老大哥。苏州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他为美协的事情做了大量的工作,画画是他工作之余、操心之余、繁忙之余的事情,但是他还这么认真,画了这么多的画。

谈画复杂,这么短的时间一言难尽,可是一个人的厚度这样丰富,我还是蛮佩服的。樊波教授说的特别好,危冰兄工作之余画画还这么认真,数量这么多,如果再潇洒一点,可能就不用这么累。危冰兄有的时候可以再轻松一些,苏州的东西我们一看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我们很熟悉,也老翻你的微信,就把工作干得太认真了,有的时候画画可以轻松一些,不要太累了。谁不想年轻的时候就画得好一点,有的时候想好的时候不容易好,有的时候不想好了,可能一不小心就好了。我们学习危冰兄的同时,也可以借鉴一些经验。

丁亚雷

中央美院博士、南京艺术学院教师

我为危冰写过文章,所以对陈老师比较了解。我顺着樊老师和徐老师讲的问题讲一下,关于陈老师画里的现代性问题蛮有意思,吴门画派有一个类似于用今天概念来讲就是转向现代,但是那个现代是对现实关注的眼光,沈周开始关注周围的现实,西方所谓的现代性是启蒙之后提出来的,不再迷信,开始用科学的东西取代一些精神世界的想法,比如宗教、迷信。

吴门画派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和西方外来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像波臣派的东西,对它是有影响的。再加上有一个相通的共同的时代基础,苏中地区经济发展和欧洲文艺复兴之后处在相对来讲类似的土壤环境中,这种土壤必然会催生出吴门这种与传统绘画不一样的画家,绘画中与文人画有区别,当然是文人画的组成部分,但是一个更大的区别是面向大众,开始面向市场、面向商人、面向生活,这一点吴门是转折点,当然也是承上启下的点。

包铭山

著名收藏家

我和危冰也是老朋友,他其实对中国画理论也有研究,刚才樊教授讲的话是他喜欢学沈周,学沈周的特点上下功夫,点要狠、要辣,必须要不断苦练。另外他搬到相城去了,因为沈周一辈子都在相城那个地方摸索。

危冰的画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雅致,描绘的江南是我们小时候看到的东西,把最好的东西留了下来。多少年以后,我们的后代看不到江南的田园风光时,就要想起陈危冰,他是在为历史立传。

古 强

江苏省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陈老师描绘的是很普通的东西,房子是很普通的民居,树是杂树,也不是传统当中的大树,不是松柏、竹子这些名树,而是很普通的题材,但画出了比较大的境界,挖掘出很多能感染人的元素,几张大画很有感染力,小题材画出了大的境界。

他是从传统中走过来的,画中的穿插、虚实处理、笔墨都很丰富的传统语言,有田园山水温馨的居家的身边的环境,很亲切、很温馨的感觉,不是仅仅重复传统。这也是田园山水特点。

讲一点看法,陈老师可以细节少画一点,忽略一点,省点事,从体力上讨巧,从画面上也讨巧,画面上有些地方忽略一点,细节产生对比以后可能更细,在对比当中产生一些丰富,可能比完全靠自己实打实地画又讨巧,画面效果又好。

目前来看,虽然细节画的比较多,但也没有那种堆砌的压迫感,整体画面还是比较清新、比较轻松,但可能忽略一些细节、产生一些对比要更好一点。

姜竹松

苏州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苏州市美协副主席

跟危冰兄非常熟悉,因为我本人不画中国画,主要是画西画,比较多地画水彩画,在苏州跟危冰一直联系很多,对他的画非常熟悉,我看了危冰的画,最深的一种印象就是危冰兄的画跟他人一样。

第一,他的画给我感觉特别有生活的气息,对于生活的一种观察和细微的表达,可能因为在苏州需要避开一些前辈们关于苏州过去的创作路走过来要找到自己,在题材上非常注意跟前辈们的差异。

第二,我认为是危冰自身生活的一种积累,他对于沈周的尊敬也好、膜拜也好,专门搬到了相城去居住,他一路过来,一方面对于前人的膜拜,特别是自己在艺术上的尊重。

第三,危冰的画像他的人,他的画中有一种实在,这种实在里又不乏一些睿智,他的画面一方面对生活观察很细致,但是画面中间还有非常灵动、非常机智的处理,某种程度也代表的是一种苏州画家和苏州人的特色。因为我本人不是苏州人,我在苏州待了三十多年,和苏州土生土长的人相比,还是有一些其他的一种感受,在危冰的画中能感受到是苏州人的画,我觉得尤其珍贵。

李永清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导

看了危冰的作品和画册有一些感觉,他画的是苏州,把苏州的野趣通过视觉的吸收,通过水墨转移,做成了一种水墨的逸品,这是一种转移,不仅仅是一种写生的东西,他虽然对沈周很崇拜,但图式和沈周完全不同,他有写生的痕迹,但转化了。

刚才说要画满一档,按平方算,画大一点,但这恰恰和传统水墨艺术创作是矛盾的关系,如何处理这种关系是当下危冰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

包信源

江苏省现代美术馆原馆长

我跟危冰是多年好友,我们充分认可他,肯定他,因为对他比较了解,他把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奉献给了文艺工作,这是不容易的。在画院算是专职画家,他在文联工作,他平时画画都在夜里画,可能把身体都搞差了。画了这么多画,不容易,而且从画面上来看,他为什么喜欢画,真的感觉很快乐,跟他的追求、情怀、向往有关,追求田园生活,生活的环境最熟悉、最了解、最热爱,他真的感觉到幸福就可以。当然这里还有形而上的问题,幸福有大幸福和小幸福,未来还要幸福下去,幸福的本质是伴随着很多痛苦的,这里就看他怎么去规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还很年轻。他展示的过程我们充分认可,不容易,画了这么多画,而且很安静,能静得下来,从画当中可以看出来他的人和他的性格,他对生命的乐观主义。

刘红沛

南京市美协副主席

我不是理论家,感觉危冰画得非常好,但是要做做减法就更好,就讲这一点感受。

王野翔

江苏省国画院人物画研究所所长

中国画家不画写生,但也提到所谓写生实际上就是活,画能打动人,很重要的就是要有那么一点接地气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要生活化的。危冰可贵的地方也就是在写生当中发现了一些美的东西给记录下来。

黄 海

苏州市美协副主席

危冰是我们的校友,在我们学校办展览时,让我帮他写得前言,因为我跟他不是画同一路画的,他是画国画、画风景,我是画水彩,但题材一样,都是风景,他让我写前言,我特地看了一下关于沈周,有两件事情比较有意思,一是沈周画的自画像,自画像画好了以后,脸上画了很多老人斑,我是特别触目惊心,我觉得很多人画自画像不这么画,大多数人把自己画得很漂亮,沈周在题词上说:有人说我眼睛距离太近,人又长得瘦,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有什么相干呢,我今年80岁了,我已经在死亡的隔壁了。我觉得这个人特别有意思,特别自我。

陈危冰有两个事情蛮好的,我今天进来一看,这些画怎么你都在手里?因为我没有微信,很多人给我看微信,我以为陈危冰风风火火,赚了很多钱,他说一张没卖,全在这里,这个厉害了。第二,这么大的画挂在这里,他说那张是我画了三年的,这张是十二届的,这张是十三届的,我一届都没有,也蛮佩服。

舒 克

江苏省影视评论学会名誉会长,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

画也看的不少,马上就能联想到影视,因为当我走进危冰的展厅时,一片绿色吸引了我,江南风格吸引了我,觉得进入了江南的境界,让我感觉到走进了电影《早春二月》的镜头里去了,进入了这个镜头,就开始欣赏这些画。我跟老柯一边看、一边讨论,这个画有镜头感,这个画给我的视觉冲击力怎么样,这个画是什么审美境界,这次我每次看画所享受到的东西,所以像我们这样不是搞画的人去看画展,一是看题材和风格,比如危冰的画是江南的风格,是山水的题材,有各种各样的手法来表现江南的风格;二看传承和创新,中国画有很多道理,刚才大家说希望危冰同志打破这个道理,不要太讲道理,发挥更多的画技。

整体看下来,他的内容江南风格已经形成,江南韵味已经有了,诗意的感觉已经有了,我在这个审美过程中得到的享受,这就是作为一个普通观者想从中得到的一种艺术的感应,这是我看这个画展所得到的一种启示。

高洪啸

徐州市美协主席

有一次在苏州,危冰让我们一起去看看他的工作状态,他平时很忙,我才知道苏州的秘书长太忙了,基本上电话不断。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从徐州来,一南一北,事无巨细,方方面面安排的非常周到,展览比较顺利,所以非常感谢。

晚上去看了他的画室,很晚了,他平时也没有时间,就让我们到他的画室看看,大画在墙上、地上都是,我才知道一张画有时候他要画好几个月、好几年,而且基本上都是利用深夜时间。他半夜三点钟发信息,我觉得不可思议,我说你睡不睡觉,六点钟又发信息。我觉得他对绘画的热爱、执着的这种精神我比较钦佩,我自认为还是比较勤奋的,但跟他比还是有差距,这一点让我很触动。

王国斌

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

危冰尽管是苏州人,但他并不是画园林、小桥流水,而且把视角放在乡村野景,就形成现在田园风景,他的作品不是靠技巧取胜,是靠气息,感觉到他的画中把苏州周边的野景、农村乡土气息完全表露出来了,而且通过看他的画,能够在他画里吸收到一种泥土的芳香,这个很难得。这实际上就是一个画的灵魂,技巧的东西不是最高级的。

你的画主要分两个部分:第一,写意。第二,工笔。你的画写的东西再放一些,再写一写,工的东西再收一些,这就是我对你的总体认识。

栾 剑

江苏省美术馆专职画家、淮安美术馆原馆长

第一,十二届美展第一次见到陈老师的作品,在我见过的工笔山水里是全新的面貌。这里很甜又很美,但并不甜美,他创造了自己的一个面貌。因为我也画船、画水乡,他用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形式来表达,我们同样在运河沿线城市,这种审美也给我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

第二,苏州在我们印象里是人间天堂,他画的风景在很多地方认为是不是画苏北,是不是画乡村?其实就是心中的山水。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在十三届美展结束以后,全力邀请他到淮安搞一个展览,原定1月份,后来因为陈老师入选这个展,就想把到淮安展览往后推。陈老师的作品在学术上,有独特的面貌,在全国工笔画家中有独特的面貌是不容易的,这个面貌要一直保持,因为很多画家在画。

如果要走下去,工写结合两个方向,现在观念稍微再强一点,既然走,不如步子再迈大一点。

最后期待这个展览到淮安去!

吴海峰

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

跟陈危冰认识是在2017年,陈老师当时拿了一本小册子给我看,当时眼睛一亮,我觉得很有气息。陈老师可能觉得我是客套话,其实不是客套话。

后来在一个群里,陈老师发了他全国美展的大画,我看了以后就很激动,大画能表现江南的风景是比较难的,而且他收拾的很完整,色彩也很好,今天正好过来也看一下大画原作是怎么处理的。

我有时候想一个艺术家只能在某一个域里能做到突出的东西,有的时候是矛盾的,如果偏重写、偏重水墨,又走到另外一条路,在风格选择、风格塑造上真是蛮难说的。

丁建忠

苏州吴作人艺术馆副馆长、苏州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

我一直称呼危冰是危冰老兄,因为他年长于我,而且艺术方面的成就都是我学习的楷模,是我的榜样,在座的各位老师、前辈讲了很多对他画的感受。我因为跟危冰老兄经常在一起,就说一点危冰老兄在生活中给我的印象。

危冰老兄大量忙于美协、文联的工作,所以他要腾出时间画画是很不容易的,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是苏州市的劳模,画家被评为劳模的好像不太多。

危冰老兄为人有两个字:真,诚。刚才有专家说到从他的画里就可以看出这种气息,正因为他真、正因为他诚,所以他对他的艺术出于一种实实在在发自内心的规划,从他的画里来看危冰老兄是“三高”:心气高、眼力高、手法高。

心气高,他的斋号:南田堂,我记得有一次他说谁说我没有师父,沈周是我的师父,这个心气就很高。心气高往往是先天而来的。

眼力高,因为眼力高所以选择沈周为他的师父,不仅仅是沈周绘画技法上的这些东西,而是沈周在从事中国画在时代转换当中由园入林的一些思考所带来的启示,危冰老兄肯定从沈周吴派上面看到了一种气度,就是站在绘画史的时空坐标里来思考问题,不由得让人产生一些联翩浮想,从沈周到危冰老兄这种山水的转换。所以我们会看到他很多的刻图稿,既是他实现艺术实践的需要,也是他建立自己一套绘画语言思考的具体实际行为,这对我们从事绘画的人来讲是很有启发的。

我也画画,危冰老兄是我学习的榜样!

张兴来

江苏省美术馆副馆长、江苏省美协副主席

刚才讲了他的作品有很浓地域特色,我觉得这是两个概念,有地域特色是好事,但地域特色也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住了他的创作理念。我看他的画,基本上画得都很细,每一笔都是一遍遍写出来的,画面上有很多笔触,上面有上千笔点、甚至上万个笔点,一笔笔写出来的,这是他画面最大的优点。不要看他画的很细,写意性很强。

接下来我认为他的创作空间还很大,他的笔墨语言,再来一点不规则的。他的线条为什么很生动,是因为他的画是不起稿子勾出来的,是直接用笔用墨在纸上一遍一遍写出来的,工笔是要有写意性的,很多工笔画画得很细,并不呆板,因为他们懂得写意。

柯 江

江苏省紫金书画院院长、著名作家、画家

非常感谢大家,今天的品鉴会非常成功,从教授、画家、理论家,包括不是美术界的,都发表了非常好的意见,用三个词小结一下:

第一,真诚。苏州那么多同志,今天这么冷,从那么远赶来,就在南京今天有好几个活动,今天来得人蛮多的,大家都是穿插着跑来参加这么一个品鉴会,足以证明陈危冰先生和同志们的这种友谊是非常深厚的。

第二,真挚。今天大家发言非常真挚,不是一片喊好,对好的也进行了解析、品鉴,但是也对陈危冰先生在绘画上的探索也好,绘画的历程中呈现了这么多作品,大家真心把心窝子里的话说了说,虽然讲的过程中,大家有时候还不太好意思,但我觉得还是敞亮的。

第三,发展。大家对陈危冰先生绘画发展提出了很多思路,让你放下,放下就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画展;油画
本次展览以“百年梦圆”为主题,旨在倡导美术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和使命担当。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