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长三角曲艺:一家亲,多“走亲”!
来源: 新华日报·文艺周刊(第93期)   2020年09月25日10:20
扬州弹词、皖北大鼓、苏州弹词、扬州评话、苏北琴书、绍兴莲花落、相声……一场群英荟萃的曲艺盛宴,为金秋时节的长三角文化舞台,又增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9月5日,第十一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系列活动之六——“非遗古韵”长三角曲艺非遗曲种优秀节目展演在扬州市音乐厅上演,来自江苏、浙江、上海、安徽四地的曲艺家们倾情表演、精彩演绎,展示了长三角曲艺丰富的内涵和动人魅力。

扬州弹词、皖北大鼓、苏州弹词、扬州评话、苏北琴书、绍兴莲花落、相声……一场群英荟萃的曲艺盛宴,为金秋时节的长三角文化舞台,又增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第十一届中国曲艺牡丹奖颁奖系列活动之六——“非遗古韵”长三角曲艺非遗曲种优秀节目展演在扬州市音乐厅上演,来自江苏、浙江、上海、安徽四地的曲艺家们倾情表演、精彩演绎,展示了长三角曲艺丰富的内涵和动人魅力。这是一场四地曲艺人欢聚的盛会,让我们看到了长三角曲艺界延续至今的深厚情谊,也看到了曲艺界在时代碰撞面前的坚守与创新。

曲艺百花园,盛开长三角

历史上的长三角地区,曲艺艺术源远流长、名家辈出,也诞生了众多国家级、省市级非遗项目。这次,江浙沪皖众多曲艺名家以及中青年实力派集体登台,让现场观众大呼过瘾。

扬州曲艺名家、省级非遗传承人沈志凤领衔的扬州弹词《啼笑因缘·误入师长府》,拉开了本次展演的序幕。让人捧腹的诙谐表演,瞬间就把观众带入了剧情之中。著名扬州评话表演艺术家姜庆玲带来的扬州评话《三国·孔明看病》语言生动,人物传神,情节丝丝入扣,惟妙惟肖地再现了《三国》中的经典段落。

江苏曲艺百花园里,除了扬州评话、扬州弹词这两朵姐妹花,苏州评话、苏州弹词同样也是一朵充满魅力的并蒂莲。蒋春雷、刘子叶表演的苏州弹词开篇《钗头凤》弦琶琮铮,唱腔优美,感人至深。除了吴侬软语,江苏曲艺还有多种丰富的味道:热情活泼的苏北琴书《猪八戒拱地》,以诙谐传神的演唱塑造出猪八戒滑稽憨傻、孙悟空古灵精怪的艺术形象;由江苏相声界老前辈吕少明、杨桂宝表演的经典相声《黄鹤楼》包袱迭起、笑料不断,博得全场欢声笑语连连。

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演出中带来“苏州评话”这项非遗曲艺的艺术家,是上海市曲艺家协会主席吴新伯,他的一段《水浒·武松杀庆》幽默逗趣,人物塑造鲜明动人,跟传统的苏州评话相比,多了许多信手拈来的即兴表演,为江苏观众常见的苏州评话增添了不少新鲜感。

“阿虎做事太粗鲁,买了一条萝卜裤,长短大小是毛估估,回到家里去试一试,长了三寸难走路。”由中国曲协副主席、浙江省曲协主席翁仁康现场表演的绍兴莲花落《口是心非》,浓郁的生活气息引得观众阵阵笑声。主人公阿虎的一条萝卜裤,被家里人纷纷替他修改,结果变成了一条短裤,这则短小精悍的故事,在妙趣横生的说说唱唱间,巧妙地传递了当代家庭文明和谐的道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翁仁康告诉记者,长三角是曲艺大地区,由于受复杂方言的影响,这里曲种繁多,自己带来的绍兴莲花落,可能对于很多江苏本地观众而言还很陌生,“这次也让大家尝一尝我们的味道。”

伴随着高亢而响亮的音色,来自安徽的皖北大鼓《上任第三天》深情讲述了乡村扶贫书记自愿捐献骨髓拯救孩子生命的故事。 “这是我们第一次来扬州演出,带来了安徽比较有特色的曲艺类型——皖北大鼓。”安徽省曲艺家协会副秘书长张俊告诉记者,宿州市有“舟车汇聚、九州通衢”之称,也是苏鲁豫皖曲艺艺术的交汇地,这次来参演的是一家基层文艺单位宿州市埇桥区文化馆曲艺社。“平时,皖北大鼓极受群众的欢迎,这支队伍还经常受邀去附近江苏苏北演出,大家方言和文化没有隔阂,观众听起来也格外亲切。现在,我们加入了长三角曲艺合作联盟,开始更多地走动起来了,期待这样‘走亲’活动会越来越多。”

敞开门,期待多“串门儿”

“在我眼中,长三角曲艺,历来就是一体化的,尤其是江浙沪曲艺交流,一直以来都是相当频繁的。”上海市曲艺家协会主席吴新伯,正是长三角地区曲艺发展的见证者和亲历者。出身曲艺世家的他,父母都是苏州人,他本人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从苏州评弹学校毕业。“上海流行的外来曲种里,苏州、扬州曲艺是重要内容。比如你看《王少堂传》,当年王少堂也一定要来上海演出,他才会觉得我是个角儿了。而江苏曲艺界老前辈金声伯老师、王丽堂老师,和上海曲艺界也是亲如一家人。”

延续历史情谊,如今上海曲艺界与扬州、苏州的走动也很频繁。由吴新伯作为编剧,为扬州市曲艺研究所创作的中篇扬州评话《玉山子传奇》,一举获得2018年中国曲艺牡丹奖节目奖。他说,“一台节目,各地相互支援、相互帮助,这在现在非常常见,这种交流合作为我们曲艺精品创作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浙江曲艺和江苏曲艺可以说是亲姐妹。”中国曲协副主席、浙江省曲协主席翁仁康同样充满感情地说,“江浙两省曲种样式类似,江苏有扬州评话,而浙江则有杭州评话、宁波评话,大家都是评话,所不同只是你用扬州话,我用杭州话、宁波话。再比如苏州弹词、扬州清曲和我们浙江的绍兴莲花落、温州鼓词、宁波走书,也都是相通的,表演形式都是弦乐伴奏、说说唱唱。”在他看来,因为地缘相近,人缘相亲,历史上的浙江与江苏曲艺比较亲、比较近,大家关系非常好。

正是这种络绎不绝的往来,造就了长三角曲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动景象。江苏省曲协副主席、著名扬州评话表演艺术家姜庆玲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就开始去上海跑过书码头。今年夏天,我们扬州曲艺研究所还去上海参加了《星期戏曲广播会》的专场演出。”在她看来,敞开门往外走,相互坦率交流,才能取到真经。“走出去,同时也是大家同台竞技,每一位演员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这也会倒逼演员加强自身艺术能力的提升。”

从历史中走来,长三角当代曲艺合作正在不断走向深入。江苏省曲协副主席、秘书长孙志兵告诉记者,近年来“长三角曲艺合作联盟”应运而生,江浙沪皖曲艺界携手并进,展开了全方位、跨地域的交流协作,已经在上海嘉定、浙江绍兴等地陆续举办了各种形式的研讨和展演,本次由江苏省曲艺家协会、扬州市曲艺研究所承办的“非遗古韵”节目展演就是其中一项重头戏。“目前江苏共有1座中国曲艺名城,9个中国曲艺之乡,在全国名列前茅。同样我们在历年来牡丹奖评比中是获奖大户,在推动长三角曲艺合作进程中,江苏曲艺还将继续发挥更多推动作用。”

不忘根本,创新向未来

小曲艺,大舞台。当前,各地的曲艺纷纷从单向的演出模式向多元、多维创演方式转变。长三角人文荟萃、经济发达,创新风气激荡,通过交流和学习,有助于曲艺界打开思路、拓展视野。

姜庆玲说,每次交流展演,扬州曲艺界都对“守正创新”有了更深的理解。“曾经的清曲几大件,包括琵琶、二胡、扬琴、三弦,小酒盅一敲,演员自弹自唱,现在我们不仅曲调上有所改良,配乐方面也会采用电声音乐;原来评话演员基本坐那里不动,现在我们会在舞台上流动起来;原来传统长篇书目可以说上个把月,现在我们更多尝试中篇,两个小时左右就能把一个故事较为完整地演完;原来单人表演比较多,现在有了二人档、三人档、四人档,有了对手戏,对于演员角色刻画能力的提升非常有帮助……”同时她说,越多交流,越是对自身曲种的宝贵传统有了深入理解,大家也更坚定了要传承好传统的信念。

相对于传统的一桌一椅,端坐讲书,苏州评话如今在上海发展形成了一种大开大合的表演风格,吴新伯将之称为“历史脱口秀”,注重在演出中通过原有故事来与现实勾连。“让我们感到幸福的是,江浙沪如今大概有三百多家书场,每天下午两个小时的传统书目,一桌一椅、一袭长衫、一两百个老观众的那种传统演出还在。这种演出是个缸,我们现在所有的演出是个碗,碗里所有东西都是从缸里舀出来的。”

长三角地区交通发达,人员往来频繁。吴新伯介绍,上海如今正在打造“一个半小时演艺圈”,南京路沿线一圈有大大小小二十多家剧场,长三角地区的观众可以当天来上海看戏,晚上便可返回。他还畅想,“以后曲艺界还可以多向高科技取经,比如借用5G、直播等手段,伴奏乐队在安徽、演员在上海,可以共同完成一台演出。”

民间性是曲艺的“根”和“魂”,不忘来处、不忘根本,对当代曲艺发展来说十分重要。“真正养活我们的是衣食父母。南方地区的曲种,地盘小、数量多,能服务好周边这一块地区的老百姓,就已经十分了不起。”翁仁康告诉记者,自己每年都要去基层演出100场以上,“对我们曲艺人来说,讲究的是和风细雨地渗透,在田间地头、山间海头,吸收营养、倾吐收获。”

第十一届中国曲艺牡丹奖组委会委员、中国曲协曲艺之乡(名城)建设委员会秘书长芦明介绍,2006年以来,“牡丹奖”颁奖系列活动正式落户江苏,迄今已成功举办了七届,今年又逢“曲艺牡丹年”,一系列精彩的展演活动将陆续上演。除了这台节目之外,还有一台苏州本地曲种以外的获奖曲种上演。“伴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多,如今大量外地曲种落户苏州,比如说京韵大鼓、相声、快板、河南坠子等等,为外来人员丰富了精神文化生活。时代在进步,对于曲艺而言,这种融合现象在历史上非常多,通过不断的交流、互动,当代曲艺的生命力会更加蓬勃。”

交汇点记者 顾星欣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