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专访 | 章剑华:文化人生四十年
来源:交汇点   2019-01-24 08:38:00
我们这代人是随着祖国40改革开放进程而成长起来的。我踏上工作岗位整整40个年头。虽然我的身份是文化官员,但我始终也是一名文艺工作者,一个文化人。我的文化工作生涯中,除了10年秘书工作以外,做过10年电视台台长、10年文化厅厅长,以及10年省委宣传部、省文联工作。无论在哪个部门、哪个岗位,我都积极开拓工作、开创事业。这三十年,我参与创办了江苏有线电视台、东方文化周刊、江苏省书法院、江苏省现代美术馆、江苏省书画院、江苏省青年艺术家协会、江苏省雕塑艺术家协会等。当然,我只是参与,主要靠组织和大家的力量。

  记者:祝贺您获得省委省政府颁发的第三届“紫金文化奖章”。紫金文化奖章颁发以来,您被称为获奖者中的第一位文化官员,对此有什么样的心声?

  章剑华:我们这代人是随着祖国40改革开放进程而成长起来的。我踏上工作岗位整整40个年头。虽然我的身份是文化官员,但我始终也是一名文艺工作者,一个文化人。我的文化工作生涯中,除了10年秘书工作以外,做过10年电视台台长、10年文化厅厅长,以及10年省委宣传部、省文联工作。无论在哪个部门、哪个岗位,我都积极开拓工作、开创事业。这三十年,我参与创办了江苏有线电视台、东方文化周刊、江苏省书法院、江苏省现代美术馆、江苏省书画院、江苏省青年艺术家协会、江苏省雕塑艺术家协会等。当然,我只是参与,主要靠组织和大家的力量。

  工作之余,我进行了不间断的文学艺术创作,比方说在省电视台,我参与了策划多个电视栏目以及大型晚会,创作歌词、撰写台本等。到了文化厅之后,参与策划了全国第十届运动会开、闭幕式,还创作了主题歌。省委省政府为此给我记了一等功。前几年,我创作了近百万字的《故宫三部曲》,并获得了中国徐迟报告文学奖和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同时,我也一直从事书法艺术的创作与研究。

  这次很荣幸地获得“紫金文化奖章”,这既是省委省政府对我长期在文化战线工作的一个肯定,同时也是对我个人文艺创作的肯定,更是对我所在单位工作的肯定。去年获“紫金文化奖章”后,我满怀激动地写下了一篇获奖感言《分享的力量》,其中写到:“奖章虽然颁发给我个人,但荣誉应该属于我工作过的电视台、文化厅、宣传部、省文联等部门单位的全体同仁。”

  记者:您刚才提到了好几个“不同的10年”。在这些不同的文化工作岗位上,你有哪些相同的感受?

  章剑华:在不同的岗位上,我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干一番事业。而事业是要人去开创的。没有人才,一事无成。当领导最大的本事就是用人。所以,我这个人比较爱惜人才,不管在哪里,我都特别重视发现、培养和使用好人才。如果要讲工作成绩和工作感受,这是主要的一条。我本人的水平和能力是有限的,但用好人才就能把事业搞上去。这几十年来,对于文化艺术人才的重视和使用,或许算得上是我对江苏文化工作所作出的一点贡献吧。

  比如说在江苏有线台的时候,我们策划了《非常周末》栏目,推出了陈怡、今波这一对初出茅庐的主持人,他俩很快一跃而成全国有名的主持人。我到省广电总台以后,主持策划了《南京零距离》栏目。栏目开办前,我希望能找到一位既有宽阔知识面,又有采访经历,且有较高评论水平的主持人。他们向我推荐说,有一位记者不错,但是肯定你不会满意,光头,形象有点特殊。我说,不管光头不光头,先让他试一下镜给我看。我一看,觉得他有风格、有潜力,就破格使用。孟非从一名普通记者成长为全国知名的主持人。

  到省文化厅、省文联工作之后,这样的例子就更多了。比如孙晓云从南京市调入江苏省美术馆,我们培养她担任美术馆副馆长、馆长,后来又推荐她当选为省书协主席、全国书协副主席。又如管峻,当年他是省国画院的一名普通书法家,后来我们一点点地培养他,先当省国画院院长助理,后当副院长,再当省书法院院长,现在已是中国书法院院长。还有周京新,他原来是南艺美院院长,当时省国画院缺院长,我通过各方面了解,认为他比较合适,就推荐他当了省国画院院长。国家画院曾要把周京新调去工作,我想方设法做他工作请他留在江苏,现在他既是省美协主席,又是全国美协副主席。还有龚良,把他从一名副处长培养成为南京博物院院长,现在在全国博物馆界也很有名气。

  江苏要建设文化强省,没有这样一批重量级文化艺术名家不行。当然,也要发现和使用好青年才俊,这里我要讲一下青年编剧罗周,她博士毕业后,找工作也碰壁。后来有人推荐给我,我见面之后,当场拍板把她留在省文化厅剧目工作室,如今她已是一位省内外知名编剧,成为了中国编剧最高奖“中国戏剧奖曹禺剧本奖”最年轻的获得者,在全国编剧界人气很高。

  记者:作为省文联主席,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当前省文联正在进行哪些工作?怎样团结带领全省艺术家创作更多精品?

  章剑华:现在江苏对文化强省建设目标做了新调整,把原来的“三强两高”调整充实为“三强三高”,增加“文艺精品创作高地”。作为省文联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要在文艺精品高地的建设上充分发挥作用。

  创作是中心任务,作品是立身之本。我们的工作首先是抓文艺创作。目前正在搭建一些工作平台,培育一些文艺品牌,推动文艺创作。比如“名家名作工程”,主打江苏文艺名家推介;“精英精品工程”,聚焦青年精英人才的培养;“一脉相承工程”,致力于师徒传承。另外,我们一年一度的“百家金陵画展”也成为全国品牌,这些丰富多彩的平台都致力于引导全省艺术家把注意力和精力集中到艺术创作上来。这几年江苏文艺界为什么如此团结和谐?就是因为大家集中精力搞创作,用作品说话,凭精品立身,不把精力耗在搞关系等其它方面。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有名作才有名名人,有名人才有名作。文艺创作关键在人才。文联要把体制内外的艺术家团结起来,发现人才、培养人才、使用人才。尤其是重视青年艺术人才的培养与使用。近年来,省文联相继成立了江苏省青年艺术家协会和江苏省雕塑艺术家协会,这两个协会都以青年艺术家为主体,在全国而言都是独创性,得到了中国文联的肯定。把青年艺术家组织起来,最大的好处是什么?跨界与融合。现在艺术的一大趋势就是融合。过去文联所有协会都是分不同艺术门类的,但是青年艺术家协会则是综合性组织,青年人聚在一起,不同门类之间可以交流、借鉴、融合。现在许多青年艺术家搞的艺术创作与文艺活动,就很擅长跨界与融合,把书法、舞蹈、音乐、戏剧与现代声光电等新技术等融合在一起,让人耳目一新。这就是艺术的创新。

  记者:文艺工作必须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在这方面省文联正在进行哪些活动?

  章剑华:文艺繁荣发展的根本目的是为人民服务,让百姓共同享用文艺成果。我一直强调,艺术家要为人民而创作,而不是为人民币而创作。所以,我们不仅抓文艺创作,同时抓文化惠民。在这方面,我一直是重视的。早在电视台的时候,创办了全国第一档民生新闻栏目《南京零距离》。在文化厅的时候,在全国率先免费开放南京博物院,这一做法得到中央肯定,在全国推广。现在,省文联特别重视文艺惠民,每年都要组织几百场到基层的文艺演出,我们成立了文艺志愿者服务总队、组织了“茉莉花艺术团”,省里著名艺术家和中青年骨干艺术家,纷纷走到基层去为老百姓演出。一些高端书画艺术展览也走到了基层美术馆。这几年,省文联还建立相继建立了省现代美术馆、省文联艺术剧场,成立了江苏省书画院。过去省文联没有这样的平台,一般基层的艺术家是很难进入省城展览展演的。现在我搭建了这样的平台,让基层艺术家有机会到省城来展示交流。

  记者:当前江苏文艺创作中的风气和现象如何?您认为还有哪些改进之处?

  章剑华:总体而言,江苏的文艺创作非常活跃,呈现繁荣景象,文艺家队伍也在不断壮大,气氛团结和谐。但是坦率地说,我们在文艺创作上面也有一些瓶颈。一是创新能力有待提高。江苏传统文化深厚,这是好的,但同时带来条条框框多,不容易突破。所以我认为,江苏在文艺创作上还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艺术家的艺术创新能力要进一步增强。第二,我们现在的艺术创作当中,传统题材的占比还是过高,现实题材太少了。第三,艺术家深入生活还不够。我们的艺术家天天生活在生活之中,但对我们所处的时代、对人民的生活是不是真正了解和理解了呢?未必。因此,艺术家要真正深入到人民群众的生活中去,才能创作出有时代温度、人民情怀的优秀作品。而现在许多艺术家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够。有时候组织采风,就是一两天走马观花,真正像老一辈作家艺术家能够一连几个月、甚至几年深扎下去的非常少。尤其是一些年轻人,搞采风写生不够深入,很不扎实,常常出去转一下就回来了。不真正进入生活中去,肯定创作不出来很有深度的现实题材作品。

  还有一个主要的问题,我们有些艺术家缺乏思考,缺少思想。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曾说,我们的艺术家虽然不是思想家,但必须是思想者。如果没有思想,那就是工匠。比如说绘画,你光有笔墨功夫是不够的,还必须有文化底蕴以及社会体验、思维能力等综合素养,否则你的画、你的艺术必定是肤浅的。所以,我们倡导艺术家做有思想的艺术家。

 

  记者:您也提到自己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文化人,那么,文艺创作对您个人而言意味着什么?平时是什么样的创作状态?

  章剑华:我从小就喜欢两件事,一是写作,一是写字。几十年来,不管工作怎么忙,我一直都坚持在做这两件事。我结合工作一共出版了十多部专著,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是“故宫三部曲”。在未来几年,我还要完成两个“100万”,即100万字的文学创作和100字的书法创作。

  这里我不妨透露一下,我现在有一个最新的创作计划,要写作“大桥三部曲”。前阵子南京长江大桥恢复通车,南京形成了一个“大桥热”,我也去参观了南京长江大桥档案展。我突然想到,解放前长江上一座大桥都没有,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开始启动武汉长江大桥建设,到如今江上面架起了一百三十多座大桥,这不是新中国的一个伟大奇迹吗?由此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和冲动。从“故宫三部曲”到“大桥三部曲”,都是非虚构纪实文学的题材。“故宫三部曲”聚焦于抗战期间文物保护世界性奇迹,而“大桥三部曲”,关注的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建设奇迹。我准备创作一部“中国长江大桥建设纪实”,写建国初期的武汉长江大桥、建设时期的南京长江大桥、改革开放时期的现代化大桥。写作一定要采访收集大量资料,我前几天已经到武汉去采访了,召开了多个座谈会,翻阅了大量资料,还爬到了武汉长江大桥铁路桥上去参观采访。

  关于书法,我从小就是书法爱好者,这十几年来更下了一点功夫。我搞书法不是为了成为书法家,更不是为了走市场。我认为,作为一个文化人、一名文化官员,写一手好字,会一点书法,还是必要的。

  记者:如今网上的信息泥沙俱下,您的公众号“章剑华人文空间”大受欢迎。您之前的微博也是粉丝众多。您为什么一直对新媒体情有独钟?

  章剑华:我是复旦大学学新闻出身的,后来又在报社、电视台工作过,一直对新闻保持着一份感情。所以这几年,我相继搞了微博和微信个人公众号“章剑华人文空间”。我的公众号文章是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去写作的,有时候一天一篇的节奏。我认为现在搞自媒体,既是为了文化艺术传播,也是作为一个文化人履行向社会传递正能量的责任。我提倡我们的文化人、官员都要学会新媒体使用。如今领导干部不熟悉新媒体、不会使用新媒体,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工作的开展。

  记者:面对文场与官场里的多重身份、多项工作,您的时间怎么分配?

  章剑华:很多人都问我,你为什么有那么许多时间?我一直强调一个观点,越忙的人越有时间,越闲的人越没有时间。为什么?忙的人总是把时间排得满满的,可以做许多事。闲的人总是无所事事,把时间浪费掉了。我很少出去参加什么应酬,一早起来写作,晚上看看电视看看书,周末周日搞书法,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只要把时间分配好、抓紧用,一个人的时间是足够的,一个人的能量是无限的。

  另外,我也在长期工作生活中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习惯,就是节奏快,吃饭快,走路快,工作快,写作也快。什么事都是说干就干。比如说《故宫三部曲》,我一想到这个题材之后就立即收集材料,立即投入写作。最近的“大桥三部曲”,产生了创作冲动之后我就立即进行采访,很快就要动手写作了。所谓人的能力,不光是思维能力,更重要的是动手能力,也就是执行力。执行力强才能做成事,才能有所成功。

  记者:很多人看了您微信公众号之后会感叹“接地气”。您经常写时下最流行的电影影评和热点问题,还写了一篇关于“佛系青年”这种年轻人关注的话题。

  章剑华:年轻人我也接触嘛,和他们聊天能接触到新鲜东西。有时候我会到大学校园去转转,有好的电影、演出,我也会去看。尽管我个人时间填得满满的,但是我也不脱离生活,也不丧失生活乐趣。比如我现在常常与3岁的外孙女玩得很开心,找回了童年的乐趣。

  我这个人,有个性,也有缺点。我曾说过,一个人要改正缺点,但不能改掉个性。个性没有了,也就不是自己了。保持个性就是保持本真。现在有些人,常常喜欢把自己抬得高高的,城府深深的,官场习气太重。我认为,我们当领导的,尤其是文化官员,一定要脱掉官腔、官气,保持个性,保持本真,接地气,讲真话,这样才能真正成为一个与生活接近、与艺术家接近的文化官员,也才能够真正被艺术家和群众所接受,做他们的知心朋友。

  记者:大家很想知道您平时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每天忙什么?

  章剑华:学习、工作、创作,是我基本的状态。当然还要生活。我们这代人的青少年时期,在那个年代相对来说读的书少,后来要补课。我是在工作中学习,在创作中读书,边学边用,学用结合。

  我们这代人又是幸运的,遇上了改革开放,我们成了奋斗的一代,事业心强,工作认真。几十年来,我是全身心投入工作。对己严,对别人也严。无论在哪里工作,我都是开门办公,进来就谈公事、谈工作。我一般不听思想汇报。思想是自由的,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在单位只谈工作。我认为工作好就是思想好。没有思想好的人工作不好,也没有工作好的人思想不好。所以我坚持工作标准,把工作放第一位,营造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

  我现在不任省文联党组书记了,只当文联主席。我的工作主要是为艺术创作服务,为艺术家服务。一年当中,我要参加上百场文艺活动,为艺术家站台,为艺术家讲话。我认为,文艺界不存在领导,领导就是服务。为艺术家站台,为艺术家说话,我很乐意。

  为什么艺术家们都邀请我去讲话?因为我的讲话都比较实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艺术家,讲不同的话,力争做到有思想、有个性,不是去讲一套大话套话,做一篇官样文章。我不让秘书写讲话稿,始终坚持自己写、自己讲,为什么呢?我希望每一篇都不一样,有点个性。

  很多官员一旦退休了,可能意味着工作生涯结束了。而我觉得,我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有整块的时间用于文艺创作了,我相信自己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记者:您还有什么要对当前江苏文化建设的建言?

  章剑华:直话直说,江苏文艺要有危机感!文化高地缺乏文艺高峰,缺名人名作,尤其缺少中青年艺术大家。不是没有,而是缺乏。目前我省真正在全国有影响的青年艺术人才还不算多。我想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样,不想当名家大师的艺术家不是好艺术家。我们现在的青年艺术家,绝不能浮躁,绝不能光盯着市场、盯着人民币,要有自己真正的艺术追求,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创作出精品力作、经典之作,靠这个来立身。

  还应该看到,我省是电视电影大省,电视电影观众居全国前列,但我省自主拍摄的电视剧和电影很少;我省是新媒体大省,但新媒体的知名品牌很少;我省是经济文化大省,但还不是文化产业大省。因此,我们既要看到我们在文化建设上取得的成绩,也要看到不足,要有危机感。我们必须综合施策、多管齐下、创新创造,真正实现“三强三高”的文化强省建设目标。我愿为此继续贡献自己的智慧与心血。

  工作重结果,生活重过程。我正开启自己人生路上的新的10年。工作和创作上,我要继续努力,多出业绩,多出作品。生活上,我要过好每一天,使自己的生命充满活力、充满快乐。

  交汇点记者 顾星欣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
百年;美术
“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汇聚了全省美术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现江苏百年历程,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