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言禹墨 | 袁小良、王瑾评弹表演的创新意识
2020-01-06 10:42:00
前不久,我在江苏省文联艺术剧场观摩了袁小良、王瑾伉俪领衔主演的“并蒂牡丹唱新声”评弹演唱会,在视听享受之余,深刻地体会到袁小良、王瑾夫妻档是如何在“创新”两字上孜孜以求、身体力行的。

  前不久,我在江苏省文联艺术剧场观摩了袁小良、王瑾伉俪领衔主演的“并蒂牡丹唱新声”评弹演唱会,在视听享受之余,深刻地体会到袁小良、王瑾夫妻档是如何在“创新”两字上孜孜以求、身体力行的。

  苏州评弹因其软糯动听的吴侬细语而闻名,但是受地域限制,出了吴方言区就很难听懂,影响了更远的传播。袁王档因地制宜,到了南京,一般叙事性的说表改用普通话,一些特定的俗语以及噱头则用苏州方言,既便利了北方观众的理解,同时也保持了苏州地方特色。袁王档的语言天赋在短篇弹词《约会》中发挥得淋漓尽致,该作品讲的是中国留学生与英国女郎的跨国恋,苏州话、普通话、四川话、英语交替进行,还要模仿外国人说中国话的怪腔调。袁王档在多种语言中自由切换,杂而不乱,用语言塑造出别具个性的人物形象,又增添了不少趣味性。尤其王瑾有过在美国居住六年的经历,起洋小姐角色时,说得一口地道的英语,模仿起外国人说中国话时又是惟妙惟肖,令人忍俊不禁,这都得益于她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深厚的生活积淀。

  袁王档的创新,也体现在对传统唱腔的突破。评弹传统奉静功为上品,以一种平直的叙述调,有意让演员的情感与作品保持距离。这体现了评弹含蓄蕴藉的古典美学,但是也与现代人的情感沟通产生了隔阂。发展到袁王挡,他们在弹唱中赋予了极大的主体激情,字字声声唱出了人物的真情实感。袁小良自编自演的开篇《既生瑜何生亮》就集中展示了他的弹唱功力。前奏是一段琵琶引曲,只见他五指上下翻飞,曲声扣人心弦,如万马奔腾,把观众带回了那个金戈铁马的三国时代。接着他切入周瑜的角色,用尤调缓缓低吟,回忆起他羽扇纶巾,指挥千军,“吴侯驾前美名扬”的光辉岁月。中途谈到诸葛亮的智高一筹,声调一变,转为慷慨激昂的小飞调,处处透着不甘和无奈。唱到最后,更是激动万分,三次叹道“既生瑜何生亮”,抒发“忧愤难抑问上苍”的感概。仅仅一段七分钟的弹唱,就塑造出了一个完整丰满的周瑜形象,既有前期运筹帷幄的英姿勃发,又有后期落于下风的末路喟叹。而且袁小良用悲壮苍凉的声调,表明周瑜的“既生瑜何生亮”,并非心胸狭窄,而是出于对东吴多一强敌的忧虑,生怕火烧赤壁的功绩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正是出于这份对历史人物的理解之同情,使得袁小良能唱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在唱腔上,袁小良也是不拘泥于哪家哪派,而是结合人物的情感,以情行腔,音随情回,变化多端。

  跨界合作,也是袁王档创新之路上的一个亮点。早在1987年,袁小良就将电吉他搬上了评弹舞台,后来又引进了电子琴、爵士鼓,开一时风气之先。三十多年来,袁王档从未停止探索的脚步,一直谋求为评弹输入新鲜血液,吸引年轻观众。此次演唱会的压轴节目《梁祝两只蝴蝶》便是评弹和流行歌曲的融合之作。前面是传统评弹《梁祝》,讲山伯病逝,英台哭坟,备极凄楚。等到了“化蝶”部分,袁小良和王瑾站起,载歌载舞,唱起了歌曲《两只蝴蝶》。这种因穿越带来的惊喜,化解了之前的凄楚,让观众的情绪得到舒缓。同时,用轻松欢快的流行歌曲来演绎“化蝶”,也表达了现代观众的心声,他们能以更从容、更豁达的心态来看待这出古典爱情悲剧。袁王档在把握当代观众的审美心理上,可谓独具匠心。

  袁王档的创新,不是搞噱头、大跃进,而是在充分吸收评弹传统精华的基础上,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将评弹向前推进。他们锐意进取、不断创新的精神,值得我们年轻的评弹工作者引以为榜样。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
百年;美术
“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汇聚了全省美术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现江苏百年历程,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