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戏剧家协会>戏剧评论
7356192392426504282.jpg
去,还是不去?这个问题,简直像生存还是毁灭一样,利刃悬顶,生死两难。这是原创现代京剧《梅兰芳·蓄须记》的戏核,牵引着整部戏的走向,背后则是民族情感、国家大义,是梨园的艰辛,也是小我的挣扎。[详细]
微信图片_20201214092115.png
话剧源于生活、升华于舞台,彰显着一个城市的文化特色和内涵。为更好地推动我市“话剧之乡”品牌塑造,以文化助力高质量发展,中国话剧协会、江苏省文联、南通市人民政府近日共同主办“话剧与城市发展论坛”,邀请一些专家学者,从不同方面、多个角度畅谈话剧艺术发展之路。从今天起,陆续摘发部分与会者的精彩发言,以飨读者。[详细]
清代大戏剧理论家李渔提出“立主脑”的概念,他说:“古人作文一篇,定有一篇之主脑。主脑非他,即作者立言之本意也。传奇亦然。”李渔所说的“立主脑”我的理解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主题。[详细]
值此全国热烈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深切缅怀为创建新中国而壮烈牺牲的先烈之际,江苏省锡剧团给我们奉献了一台董存瑞烈士事迹的同名锡剧,可谓适逢其时。[详细]
中秋佳节,应景的戏曲有很多,其中由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影视部等摄制的电视戏曲片《白兔记》便是其中之一。虽然时隔20多年,它的艺术性、思想性在今日看来仍然毫不逊色。[详细]
中国现代话剧源自对西方话剧的模仿和学习,主要是散文化的戏剧形态。但我们也常常发现有些作家的剧作具有“诗化”的品格,我们也会对这类作品用“诗化”进行评鉴。对于这种“诗化”风格的来源,自然会将其与古代戏曲文化进行勾连:“中国现代话剧的艺术模式虽来自西方现代话剧,但由于文化传统的关系,中国现代话剧的诗品性却常常潜藏在戏剧艺术家的意识深层, 这是中国现代话剧的特有品格,也是中国现代话剧艺术融通东西方文化...[详细]
继承与发展京剧艺术,需要极大的心力、体力、毅力,我今年八十有六,仍在不断丰富、不断更新自己的思考,上下求索。[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