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舞蹈家协会>协会动态
用“真”的创作和表演传承民族精神
来源:中国文艺网   2021年08月25日11:54
“彝海结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民族政策实践的成功典范,在红军长征史上书写了光辉的一页,树立了民族团结的历史丰碑。”在日前举办的中国舞协党史学习教育专题访谈节目“精神的力量”第二期《民族精神永流传》中,中国舞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夏小虎带领大家一起回顾了中国革命历史上彝海结盟这段佳话。同期做客访谈节目的嘉宾还有舞剧《情深谊长》的主创团队,来自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的沙呷阿依、肖继元、格日南加、崔涛、王豪等教师与学生们,通过各自在创排过程中不同的体会和感受,与观众一起重温了彝族民族变迁、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成功实践的伟大历程。

——记“舞聚云端”中国舞协党史学习教育专题访谈节目“精神的力量”第二期《民族精神永流传》

“彝海结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民族政策实践的成功典范,在红军长征史上书写了光辉的一页,树立了民族团结的历史丰碑。”在日前举办的中国舞协党史学习教育专题访谈节目“精神的力量”第二期《民族精神永流传》中,中国舞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夏小虎带领大家一起回顾了中国革命历史上彝海结盟这段佳话。同期做客访谈节目的嘉宾还有舞剧《情深谊长》的主创团队,来自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的沙呷阿依、肖继元、格日南加、崔涛、王豪等教师与学生们,通过各自在创排过程中不同的体会和感受,与观众一起重温了彝族民族变迁、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成功实践的伟大历程。

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原创民族舞剧《情深谊长》,主题紧扣彝海结盟的重大历史事件,围绕“誓言”和“守护”,表现了彝族头人小叶丹与刘伯承将军结盟的前后过程,及小叶丹英勇牺牲后,其夫人果基夫人和族人们如何用生命守护结盟誓言和结盟旗帜,并一直坚持到新中国成立的感人故事。通过舞蹈艺术的独特形式再现这段中国革命胜利的奇迹,生动展现出了彝海结盟所凝聚的军民情谊和民族团结精神。

本剧的总导演、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教授沙呷阿依是自幼生长在凉山的彝族人,亲眼见证了家乡在民族政策推行下的发展变化。她感叹,如今的大凉山不仅有了能直通到家门口的高速公路,彝族人民的精神面貌也在丰盈的物质条件下与20年前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经过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重要时刻,完成了消除绝对贫困的艰巨任务。沙呷阿依坦言自己之所以能够走出大山,并从事自己所热爱的舞蹈事业,也是得益于国家长久以来推行的民族政策。正是这样的成长经历,使沙呷阿依对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有着非同寻常的深厚情感,这也是其创作舞剧《情深谊长》的动因,是其心中多年的夙愿。“‘情深谊长’这四个字充分体现了我们凉山彝族人民‘一步跨千年’的巨变,整段历史都烙印在每一个彝族人心里,这段佳话也会世代传颂在彝族人民之间。”沙呷阿依说道。作为主演之一的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讲师、剧中老者的扮演者崔涛,同样也是从大山里走出的孩子。此次出演《情深谊长》中的重要角色,他最大的感受就是真诚表达,因为作为中央民族大学的一分子,他同样是民族政策的受益者,把自己心中对国家和家乡的真情融入作品表演中。他说:“我们这个剧可能没有太多的技法,没有绚烂的舞台技术,但我觉得我们就是在用一个‘真’字在演绎,用一个‘真’字在传达,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特别真诚,所以我在演老者这个角色的时候,就是在做真实的自己。”

为了这部舞剧能真实地反映这段历史史实,主创团队历经多次采风,过程中被彝族的风情与民俗深深感染,也更深入地了解到当地人民是如何看待彝海结盟这段历史的。“石头不能当枕头,汉人不能当朋友。”这是在彝海结盟之前,彝族当地流传的一句俗语。在没有真正接触过中央红军前,历史中彝族人民因为国民党统治阶级的欺压,对红军是有极大偏见和抗拒的,所以致使与红军的结盟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样顺利。在小叶丹见到刘伯承将军前,能否结盟这个疑问如树根般交叉缠绕在他心间,直到与刘伯承将军会面后,小叶丹才从观念上发生转变,原因就是共产党人对民族地区人民的平等对待。听小叶丹的后人讲述,小叶丹在第一次见到刘伯承将军时,本以为面见如此“大官”,他要毕恭毕敬脱帽行跪拜礼,但是就在他准备下跪的一刹那,刘伯承将军一把将他扶起,并告诉他:“我们是平等的!”正是这简单的一句话、看似寻常的一个举动,让小叶丹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的与众不同,当即便做出了结盟的重要决定。因此,舞剧设置了一段三人舞,来专门表现小叶丹在结盟前的纠结与艰难,为后面顺利结盟做足了心理铺垫,这样的反转也凸显了中国共产党以德服人、团结为民的政治主张深得民心。舞剧副导演、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肖继元在谈到这一段时说:“创作这段三人舞与三人舞前的‘头人议事’舞段,是从真实历史中挖掘到的舞剧创作内容,这些丰富的史料不仅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党课,也为我们舞剧的剧情发展提供了灵感。”

演员在舞剧中的呈现不仅仅是表演,更应是真情实感的流露。舞剧的执行导演、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副教授格日南加表示,排演过程中,导演始终要求演员们以真情把握角色,力求一个“真”字,哪怕是最简单的动作都要注满情感。例如整部舞剧开篇“序”中,扮演彝族人民的全体演员有三次不同意义的转身动作,虽然动作极其简单,但需要演员们情绪饱满,要理解并表达出不同时段的不同转身的意味,因此,没有真的理解并注入真情实感,是无法将表演拿捏到位的。另外,在舞剧中,有一个彝族小男孩的角色,他曾经被红军从国民党手中解救出来,因为感受到红军队伍对彝族人民的团结友爱,为了坚守彝族人民守护旗帜的誓言,为了保护红军、保护旗帜,被国民党杀害。这个极有戏剧性的角色是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来自四川阿坝的羌族学生王豪饰演的,他说自己在10岁时经历了“5·12汶川特大地震”,他永远忘不掉大地震发生的那天夜里,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们踏着整齐的步伐,喊着“一、二,一、二”的口号翻山越岭赶来解救他和他的乡亲们的画面,那一幕与舞剧中红军解救彝族小孩的场景如此相似,历史在那一刻重合,让王豪感同身受地进入表演情境。不仅仅是王豪,每一位参与这部舞剧演出的学生演员都因这部舞剧加深了对彝海结盟这段真实历史的理解,并在舞台上通过塑造形象感受到了先辈们给予他们的力量,进而依靠二度创作打动观众。

主创们都表示,通过创作更深地感受到,我们生长于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时代,感受着五十六个民族团结一心的盛世气象。我们的作品也应聚焦伟大时代,记录伟大实践,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继承中发展、在传承中创新,就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解决民族问题的正确道路,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打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思想基础。”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特约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