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舞蹈家协会>各市舞协
苏州芭蕾舞团年度新剧《2020春之祭》首演成功
2020年12月22日15:25
此次《春之祭》在苏上演,也是格伦·泰特利的作品首度亮相中国。据了解,苏芭的两位艺术总监李莹、潘家斌早年任美国匹兹堡芭蕾舞剧院主要演员时,就曾在格伦·泰特利的指导下参加了《春之祭》的演出。版权合作方GTL(Glen Tetley Legacy)公司表示,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向亚洲观众介绍格伦•泰特利的作品;在观看了苏芭的一些演出视频,以及考虑到两位艺术总监过去在这部作品中的演出经验,认为舞团的整体水平是可以来胜任的,所以将这珍贵的“第一次”合作机会给到了苏芭。希望通过苏芭的演绎,让中国观众了解并喜欢这部经典之作。

为美国著名编舞大师格伦·泰特利的现代芭蕾《春之祭》。值得一提的是,下半场的《春之祭》为苏芭建团以来的首部版权引进作品,同时也是编舞大师格伦·泰特利的作品首次在中国上演。

机缘与实力,促成大师作品首度亮相中国

作为苏州芭蕾舞团自建团以来的首部版权引进作品,格伦·泰特利的现代芭蕾《春之祭》在国际舞蹈界独树一帜,也是衡量各大芭蕾舞团综合技术水平的作品之一。泰特利借鉴了美国现代主义先驱玛莎·格雷厄姆的经验,并结合古典芭蕾语汇进行了舞剧编排,《春之祭》因而成为他最具技巧难度的芭蕾作品之一。

此次《春之祭》在苏上演,也是格伦·泰特利的作品首度亮相中国。据了解,苏芭的两位艺术总监李莹、潘家斌早年任美国匹兹堡芭蕾舞剧院主要演员时,就曾在格伦·泰特利的指导下参加了《春之祭》的演出。版权合作方GTL(Glen Tetley Legacy)公司表示,多年来,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向亚洲观众介绍格伦•泰特利的作品;在观看了苏芭的一些演出视频,以及考虑到两位艺术总监过去在这部作品中的演出经验,认为舞团的整体水平是可以来胜任的,所以将这珍贵的“第一次”合作机会给到了苏芭。希望通过苏芭的演绎,让中国观众了解并喜欢这部经典之作。

坚持与创新,排除万难实现“一年一剧”

自2010年苏州芭蕾舞团的奠基之作《罗密欧与朱丽叶》诞生后,其便以“一年一剧”的创作节奏不断地丰富自我、快速成长。在完成了多部大舞剧制作后,苏芭渴望更多的突破,通过探索更多元的舞蹈表现形式,把更丰富的舞蹈演出呈现给观众。作为《一呼一吸》的编导,舞团艺术总监潘家斌表示,“受疫情影响,我们原计划引进的三部作品中,有两部因为外籍艺术家无法如期签约而暂时搁浅。为了能够保证新剧的顺利完成,我们推出了原创作品《一呼一吸》。我跟舞团一样,渴望在更大的领域展开新的尝试。”

受疫情影响的,还包括《春之祭》的现场排练。由于原计划中的外方排演老师无法前来,为了将这部作品如期呈现给苏州的观众,苏芭排除万难、几经争取后,终于在8月初首次开启跨国线上排演新模式。曾担任斯图加特芭蕾舞团首席舞者的亚历山大•扎伊采夫是《春之祭》的排练老师,其表示,“《春之祭》是非常具有挑战和难度的作品,有时很难在连线时通过语言给出详细的更正,但苏州芭蕾舞团的演员们很有悟性。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我们找到了实现首演的方法,真是太棒了!”

不讲故事,用肢体语言为观众演绎舞蹈本身

与人们传统概念上的芭蕾舞剧不同的是,《2020春之祭》 “不讲故事”,且舞者们也不穿足尖鞋,无论是《一呼一吸》还是《春之祭》,更多的是通过演员的肢体语言来展现与古典芭蕾风格迥异,却同样具有无限魅力的现代芭蕾之美。

“疫情之下,人们经历了对呼吸敏感的过程,而呼吸本身也体现了人们对生命的感受。” 潘家斌谈及《一呼一吸》的创作时说道,“我们借以此命题,通过舞蹈语汇来致敬生命,感恩与珍惜有呼吸、有温度、有爱的每一天。”

如果说《一呼一吸》是现代人对于生命的思考,那么《春之祭》则穿越时光,为观众展现了一场古老的生命仪式。在近四十分钟的音乐声中,演员自始至终以最大的身体限度来完成肢体的伸展与力量的传达。

“舞蹈是现代社会中最原始的美,它的美妙来自人体的动感,舞者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韧带、每一个关节的律动,都会渲染出一种情绪。作为一个专业院团,我们有责任将多元化的艺术带给观众,也有责任去挖掘演员更多的可能性;《2020春之祭》是苏芭的一次全新探索与尝试,致敬生命、感恩同行。”在历时半年多的创排与打磨,苏州芭蕾舞团总经理张亮希望这场“生命之舞”,能够让更多的观众静心观看、用心思考。